赤水河的春风里见证文学力量

2月11日,川观文学奖(2021年度)颁奖典礼现场。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潇 摄

二月初春,乍暖还寒。在川黔交界处的泸州市古蔺县二郎镇赤水河左岸,一股文学的热流在澎湃。

2月11日下午,由四川日报全媒体主办,四川日报全媒文体新闻中心、郎酒庄园承办的川观文学奖(2021年度)颁奖典礼,在位于二郎镇的郎酒庄园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小说奖、报告文学奖、散文奖、诗歌奖、“西岭雪”文艺评论奖等类获奖作家和代表齐聚于此,领受这一文学荣誉。

从1991年到2002年,“四川日报文学奖”成功举办了12届;2022年8月,四川日报编委会决定重启四川日报文学奖评选活动,并定名为“四川日报川观文学奖”,简称“川观文学奖”,助推国内尤其是四川文学高质量发展。

颁奖典礼开始前,一件特殊的礼物摆在每位嘉宾面前:一份前一天出炉的《四川日报》“天府周末”副刊。其中以将近两个整版的篇幅,刊登了川观文学奖(2021年度)五大类获奖作品综述,不少人翻开报纸,读得津津有味。

一场盛会、一份报纸,将不少人的思绪拉回往昔,深情回忆起文学之路上的川报情缘。“我是《四川日报》的老作者,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在川报副刊发表的文章可能有几十篇。”报告文学奖得主,著名诗人、作家龚静染回忆。

他们中的许多人,与《四川日报》的缘分不止于此。1991年,正是川报在全国党报中开创先河,以编辑部名义设立常设性“四川日报文学奖”,被誉为“巴蜀文坛之盛事,神州报业之创举”,从1991年到2002年成功举办12届。

“如果熟悉文学史,大家都会知道,中国现代文学与现代报业的发生和发展,几乎是相伴而生、一路同行的。”在川观文学奖评委会主任,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眼中,这一奖项具有特殊的意义。

发言席上,作为“四川日报文学奖”的参与者、见证者,川观文学奖小说、报告文学组评委会主任,中国作协副主席、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回忆:“20多年前,我作为一个年轻的写作者,曾经获得过‘川观文学奖’的前身‘四川日报文学奖’,那时候我就感到一个文学奖项对初入文坛的写作者的巨大激励作用。”

新时代造就新文学,新文学成就新高峰。当年的青年作家阿来如今已成文坛名宿,接续“四川日报文学奖”文脉并提档升级设立的“川观文学奖”,也于2022年8月正式启动,设置小说奖(不含长篇小说)、诗歌奖、散文奖、报告文学奖、“西岭雪”文艺评论奖5大奖项,并视情况颁授终身成就奖和特别荣誉奖。

李敬泽在总结川观文学奖评审活动时曾表示:川观文学奖立足于媒体,在川观的选择上做选择;立足于四川,在川观的视野里看世界。“它代表四川的文学观,拥有四川的文学视角,这样的文学奖,会越办越好,办出特色。”

与此同时,它也被广大作家寄予厚望。“感谢川观文学奖以‘居川蜀、观天下’的气度,将这个奖授予一部军旅诗集。”因故未能到场的特别荣誉奖得主,中国作协军事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刘笑伟通过视频表示,这一奖项从一开始就有了全国视野和国家级水准,“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郎酒地处川南,交通不便,大家舟车劳顿,辛苦了。”在欢迎辞中,郎酒集团党委书记李明政表示。山高路远,却没有挡住大家的热情,担任本次川观文学奖评委的李敬泽、吉狄马加、阿来、叶延滨、梁平等名家都来到现场。

然而在这里,他们的照片、简介却都“屈居”于舞台一侧的展板上。“C位”属于29位获奖者:正对舞台的方向,29条垂幅并排悬挂。人们聚集在垂幅下,以“仰望”的姿态驻足细看获奖者的姓名、照片、个人简介和获奖类别。

例如,率先揭晓的终身成就奖,年龄之和超过300岁的马识途、王火、李致获此殊荣,赢得现场经久不息的掌声。尽管由于身体等原因未能到场,三位文坛传奇都通过亲笔、视频等方式致谢、祝愿——

马识途写道,“祝愿四川日报川观文学奖越办越好,促进四川文艺创作勇攀艺术高峰”;

王火说,自己这一生给党做了一些工作,在创作领域写了一些东西,“回想起来,写得不好,写得不多,我很惭愧”;

李致回忆道,“1998年,我写巴老近况的散文《春蚕》,获得四川日报文学奖特别奖,这对我是很大的鼓励。我不断写作,至今没有停笔。”

又如,川观文学奖(2021年度)诗歌奖5件获奖作品,都在颁奖典礼间隙,通过沙画和配乐诗朗诵的方式,进行了别样的呈现。“我从18岁开始写诗,到今天20多年,写诗已成为我生命的一种本真,就像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诗歌奖得主熊焱动情地致以谢意。

在获奖感言中,散文奖得主吴向阳表示,《陈家湾诗事》写到的柏桦、尚仲敏、张枣等诗友帮自己获了奖,应该“请他们一台酒”;龚静染则将报告文学奖的荣誉,献给了获奖作品《李劼人往事:1925-1952》的“主角”李劼人……

下午5点过,颁奖典礼刚一结束,“西岭雪”文艺评论奖得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李明泉即兴赋诗一首:“初春万物竞生长,文苑花开川观奖。莫道酒诗趁月华,笔飞龙虎琵琶响。”

赤水河谷,青山叠翠,酱酒飘香。这是眼前“景语”,更是胸中“情语”。正如会场内外随处可见的川观文学奖视觉设计:一帧山水画卷上,几只燕子捎来春日的讯息。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小说是社会发展进程中,人在生命旅途的一面镜子。《莽林深深》(云南人民出版社2021年1月版)这部长篇小说,是云南作家张远贵的一次莽原探索篇。[详细]

恰卜恰,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我的母校海南州民族师范学校就坐落在这座小城。初中毕业后,我考入这所学校,在这里度过了我懵懂青涩的少年岁月。[详细]

不远处,几朵紫花,在风中摇晃着,定睛一看,草本,羽状裂叶,这不是赤芍吗?赤芍又叫川芍药,和园林里经常看到的芍药比起来,川芍药和它的几个变种更野气更蓬勃。[详细]

E-mail: xi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京(2022)000000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