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乱插玉莲花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过去这40年,不但是经济社会发生巨变的40年,也不但是人民生活日新月异的40年,而且是学术文化繁荣发展的40年。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本报选择学术文化领域变动较巨、成绩较多的若干板块,约请相关专家从个人亲历和见闻切入,回顾这些板块40年来的发展轨迹,总结其成绩,反思其得失,展望其未来。

王学典、陈思和、叶延滨、梁涛、陈尚君、李红岩、臧铁军、杭间、顾家宁等学者将与我们分享他们对国学、诗歌、长篇小说、学术史、唐诗研究、史学、高考制度、设计思想等领域40年发展历程的独到观察和思考。

中国传统古典诗歌作为东方文明古国的文化代表已经发展到自己精美绝伦的高度。古典诗歌的整齐、规矩、对称、起承转合等所表达的中庸、平和、统一和稳定,恰恰是中国封建社会长久发展,社会秩序严格分明,世俗伦理缜密井然这种社会形态的鲜明体现。然而,随着西方列强打破了闭关锁国的帝国梦想,新的科学与民主的思潮也冲击着数千年的封建文化,战争与革命造成了社会大震荡,而中国新诗就是在断裂与承续中,完成了自己角色的转变。这个转变今天还在进行中,百年演变,其中最为重要的与世界对接或交流的大潮有三次:五四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期,结束后的思想解放和对外开放时期。

结束,中国文学进入一个黄金发展时期,中国新诗成为这个时期最早发展并且经四十年成为发展比较完备的文学样式。的文化专制一旦打破,与世界交流的窗口一旦打开,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和对文革专制的反思,使世界文学现代各种思潮涌入和影响创作,学习和借鉴成了创作的主流形式,对西方诗学“横的移植”成为全球化时代中国诗歌的八十年代风景,一些年轻诗人这种创作的尝试被称为“新诗潮”,他们的作品被称为“朦胧诗”。这种尝试不仅引起了意识形态上的关注,也引起了重返诗坛的一些有影响的成名诗人的非议。

思想解放和对外开放的大环境,促使文学理论家介入支持这种与世界文坛对接的尝试,北京大学教授谢冕发表了《在新的崛起面前》,积极肯定了一批青年诗人力图向世界主流诗歌学习并发生联系的努力。其后福建师大教授孙绍振发表了《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和徐敬亚发表的《崛起的诗群》,中国诗歌界称为“三个崛起”,受到当时主流理论界的批判。随着中外文化交流不断扩大,中国诗歌越来越多样化,中国文坛的艺术民主和宽容度越来越有利于诗人的创作。一度被称为朦胧诗先锋诗的代表人物的舒婷、北岛、西川等人在“国家级”的中国作家协会的评奖中获奖,各种流派的诗歌在各种报刊得到大量发表,诗人们如饥似渴地学习象征主义、存在主义、结构主义、女权主义、解构主义并且匆匆书写这些主义指导下的诗作,在新旗号和新面孔的刺激下,中国诗坛将西方近二百年的现代主义思潮集中展示为一个激情而又混乱的诗坛。

这个被称为“新诗潮”的对外开放引进的诗歌潮流成为这一时期最主要的诗歌运动,但在短时期内大量“引进”西方近二百年来的诸种诗歌潮流和文学思潮,增加了诗坛的杂芜和与读者疏离的现象。尽管批评界特别是从事文艺理论研究者,十分关注并且欣赏这种潮流提供的可供建立理论框架的“诗歌样本”,但长期阅读传统诗歌的多数中国读者,无法接受这种因迅速变化而显杂乱无章的诗歌试验品。

在20世纪末,出现了以本土资源为主,吸收一定外来表现手法,并且力图迎合青年读者的写作潮流“民间写作”“底层写作”“草根写作”“打工诗歌”等,他们的出现,让依据本土资源的写作再次兴起,有别于上世纪50年代革命现实主义的新写实主义,随着城市化大量移民的涌现,随着城市再次成为文化中心,商业文明和传统乡土的冲突,成为更年轻一代共同的创作取向。同时,由于外来引进的新思潮引起的读者疏离的诗歌边缘化趋势,沉寂多年的传统诗词写作也复出诗坛,凭借读者已经形成的阅读习惯,重新取得诗坛的一方之地。进入新世纪后,特别是近年来,社会倡导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沉寂多年的传统诗词,随着电视诗词大会等媒体的倡导,大量的旧体诗词写作者,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诗坛的一股潮流。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自上世纪80年代,西南大学创办了以吕进教授主持的中国新诗研究所,其后北京大学、北师大、南开大学、四川大学等著名高校陆续建立了不同规模的诗歌研究机构,四十年来培养了一批诗歌研究人才。

随着自媒体、网络诗网站和公众号的大量出现,一度是少数文化精英独享的新诗,再次成为大众传情达意的工具,各地开展的各种诗歌节、诗歌周以及诗歌大赛,让人目不睱接,空前繁荣的诗坛除了尚期待大师名篇,确已繁花如锦。

改革开放使中国诗歌处于中国文化与欧美文化交流的激荡中,处于传统与现代的冲突中,中国诗坛空前的丰富多样。在这个多样杂芜的舞台上,认真梳理一下,大致有三种主要的流向,扮演着三种主要的文化角色:

其一,面对世界的向外姿态。这是中国大陆自上世纪末以来,发育了四十年的影响深远的现代主义诗歌潮流。

中国诗歌的复苏,缘于20世纪70年代结束后的思想解放运动,对外开放让中国年轻的一代有机会接受到现代思潮,表现自我成为人性张扬的最有吸引力的口号,在一批著名诗人艾青、牛汉、蔡其矫、穆旦、绿原等重返诗坛写作的同时,一批年轻的诗人在新诗潮的影响下,写人性写自我写写意识流等等,给诗坛以冲击力,他们最早以自印的诗刊发表作品,北岛、舒婷、顾城、杨炼、芒克等年轻诗人围绕在刊物周围。同时,中国最有影响的《诗刊》在1980年举办了青年诗人改稿学习班,并以“青春诗会”的名义整本刊物发表了参加这次活动的17个诗人的作品,造成空前轰动。参加青春诗会的部分诗人也在努力学习现代主义表现手法,这些人加入“青春诗会”表明现代主义得到主流诗坛的某种认可,同时也引起了传统理论家的强烈批评,同年《诗刊》8月号发表《令人气闷的朦胧》,从此中国有现代主义倾向的新诗潮被称为“朦胧诗”。朦胧诗这个称呼表明了这些诗歌在中国传统读者的眼中是一个形象模糊的角色,除了意识形态上的原因外,中国传统诗歌美学和现代诗所借鉴的西方现代主义美学的差异,也产生了读者疏离诗歌的效应。然而,现代主义思潮的影响,对于中国诗坛的影响是巨大的,它在不断的争论中发展。具有标志性的事件是,1986年10月21日到24日,《深圳青年报》和《诗歌报》联合举办“1986中国现代主义诗歌流派大展”,发表了十三万字,六十四个诗歌流派的一百多个诗人的作品,许多流派有着奇怪的名字:三脚猫、特种兵、四方盒子、非非主义、他们、撒娇派……浮躁和喧哗让人忘记了诗歌而记住这是一个事件。从朦胧诗变成了广场狂欢,于是,一部分写作者重新调整了他们的策略,到上世纪末,一些现代诗的写作者,提出了“知识分子写作”的口号,在理论姿态上明确向西方主流文学靠拢,强调其文学资源更多是外部世界性的资源,寻求得到西方主流文化的认同。正是这种角色,激起了中国诗坛本土意识的抬头,作为创作理念上的对立面,“民间写作”成为上世纪90年代末青年诗坛最新的旗号,1999年4月16日,在北京盘峰宾馆召开的“世纪之交中国诗歌创作态势与理论建设研讨会”发生了“民间写作”的诗人们对“知识分子写作”的抨击和争论,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