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探索编辑部》:在科幻产业起飞前曾有这样一枚科幻共同体的诗意切片

青年导演孔大山执导的电影《宇宙探索编辑部》4月1日上映,这是一部极其风格化的电影。

讲述没落的《宇宙探索》杂志主编带领一群人执迷寻找地外文明,就像古老的西游故事,荒诞、幽默而线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好评如潮,截止发稿日豆瓣电影评分高达8.4分。

本次推送的影评,作者西夏认为这是一部关于科幻迷人群的略带悲伤的史诗,是有关科幻共同体诗意与神性的切片。科幻迷们仅凭互相指认就获得快乐,感到自己不再孤独。导演对这群“半山腰上的人们”投入了温柔注视。

彩蛋:唐志军所在杂志社《宇宙探索》出自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杂志社当时就位于《人间指南》编辑部隔壁

《宇宙探索编辑部》终于全国公映,第一时间去到影院环境再次观看,剧场音效的空间感让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怪异故事显得更为真实而揪心,音乐强大的情感力量更具裹挟性或沉浸感,让人难以自持,也更凸显出创作者掩盖在荒诞戏谑外表之下的真诚和悲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本片充满了丰富的可解读性,现代诗歌与复调的交响,混合着以讹传讹的怪诞轶闻,满是西南山村特有的泥泞与苍郁,跟《西游记》和《堂吉诃德》的对应、诗人顾城的影子、中国科幻四十年发展和时代变迁的丰富质感,全部浓缩在这部外表粗糙而内核精致的118分钟电影之内。

然而与其类型标签不同,《宇宙探索编辑部》并不是一部我们通常意义上的科幻电影,也不是简单的如导演自嘲是一部“民间科幻”,它难以归类,带着对科幻类型的反思,是一部“关于科幻”的电影。

影片采用的伪纪录片形式本身并不新鲜,倒是本片中摄影机后面的人是谁、为什么一会儿在场一会儿又不在场?这才是更值得追问的问题。对比导演孔大山伪纪录短片《法治未来时》的戏谑,我们能看到那部短片通过假装把“文艺片导演”与追求娱乐的“社会公众”对立起来,表达了作者对于自身文艺片导演身份正话反说的确认。而在《宇宙探索编辑部》中,作者身份是躲闪的,或许透出某种对于被拍摄、被记录对象的些许不确定,折射出的正是我们社会对于一个群体的模糊认知,这个群体就是通常所说的“科幻迷”,所以更准确地说,这是一部“关于科幻迷”的电影。

吴岩教授在《科幻文学论纲》中,曾分析科幻作家群体的内在特征,从玛丽·雪莱、H.G·威尔斯、儒勒·凡尔纳到一众现代作家,大致分出女性、大男孩、边缘人、落伍者四类,称“女性争取一种科技时代的双重解放、大男孩保卫自己幻想的权利、边缘人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辩护、落伍者试图描写族群的赶超”。事实上今天所有的科幻作家都来自科幻迷群体,所以这个分类大致也可以套用来描述他们,因为他们的“边缘属性”和“科幻气质”与作家一脉相承。作家与科幻迷,以及围绕他们的一群人,有个更概括的称呼,叫科幻共同体。

主角唐志军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思想解放大潮中创立的一家科幻杂志的主编。他首先是一个“大男孩”,进而成为了“落伍者”和“边缘人”。影片一开头我们看见他年轻自信而略带羞涩地面对电视台采访,激动地谈论外星文明,认为找到外星人可以解决人类世界的一切纷争,而他裹着大号外套、双臂像企鹅翅膀一样垂下的样子给人一种小孩穿上了大人衣服的兴奋感。

我们在他家徒四壁的房间里还看到《十万个为什么》的封面特写,其作者叶永烈正是1980年代以《小灵通漫游未来》影响了一代人的著名科幻作家。我们了解到唐志军是一个热爱科学、对宇宙万物拥有好奇心的人。镜头拉到三十年后的今天,杂志社衰落,唐志军已然落魄潦倒,鳏寡孤独,厨房窗户上还残留着新婚双喜的旧痕,却被同事指出已离婚多年等现实。我们没有看到他编辑杂志、校读文稿,而是热衷于追踪灵异事件,像我们常常嘲笑的“民科”,或者更像是当年地摊小报的记者、或眼下某些专攻怪力乱神“民俗”的自媒体人。

男二号孙一通属于典型的“神童”。据导演孔大山透露,曾把他写成既是骗子、又似乎能跟外星人沟通,后来这个角色分成了两个,让孙一通成为单纯到极致的乡村诗人,他跟唐志军有天然的共同语言,在寻访神迹四人团中,他只信任唐志军,但他似乎已经出神入化、跳脱三界,只关心诗歌、日蚀和国际新闻,而对求神免灾没有兴趣,无法用正常的理念与社会规范去理解。

有意思的是,孙一通的模样、做派让人极易想到传奇诗人顾城,他头上顶着的那口荒谬的锅形状酷似诗人顾城那些奇怪的自制帽子,他家里唯一一本书是《新华字典》,这个设定也正对上顾城的经历。

我们很容易把这个故事跟《西游记》联系起来,影片的英文片名《Journey to the west》是《西游记》的直译;片中也有多处《西游记》角色出没:唐志军痴迷寻求神秘真相的历程好比唐僧西天取经,而孙一通就是孙悟空,他举着那根会变长的外星人“腿骨”,如孙悟空手持金箍棒茫然四顾;最后孙一通对唐志军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点化”似乎也能对上孙悟空对唐僧取经末尾的禅语般开导。但或许仅止于此。

我们也可以把唐志军跟另外一个“唐”姓英雄相提并论,那就是唐吉诃德,他满脑子不着调的骑士道精神,云游四方志在匡扶正义、锄除人间邪恶,他身边不离不弃的仆人桑丘对其宏图大业并无兴趣,一心想的是主人一旦成功,自己就能得到许诺的一座岛屿封地,桑丘似乎可以完美对应到电影的女一号秦彩蓉大姐。

看得出来,秦彩蓉是杂志社的话事人,操心暖气费和广告客户。如果说唐志军在天上,她就是为唐志军接地气的人。她对“大男孩”唐志军的态度与其说是合作伙伴,毋宁说更像妈妈对待一个不成器、长不大的儿子。她有自己的眼镜店,妆容精致、衣着也算入时,坦诚自己只是想跟着多卖点天文望远镜。她或许不信有外星人,但她信唐志军,说他是唯一不会骗她的人,相信总有一天中国人都会像唐志军说的那样,仰望星空会成为刚需,人们会像需要电视机和电冰箱一样需要天文望远镜。她世故的外表下仍有某种单纯的东西。

蒙古小伙那日苏,气象站工作人员,是西行探秘几人中唯一跟科研工作沾边的人,他替唐志军查阅NASA官网消息,为他的行动提供科学依据。在南下成都的火车上,他说唐志军那样满世界找外星人“是一件很酷的事”,表明他并非一个理性靠谱的科技工作者,而他随地酣睡的姿态更显出其自带“大男孩”和“边缘性”,他口吃的认真样子和动不动就喝醉闹出岔子的德性,更透露出他某种性格上的弱点或隐情。

女配角晓晓出镜不多,只知道她从小爱幻想,对事物天然好奇,却经历父母离异;她自掏腰包当“志愿者”参与寻找外星人。或许晓晓在唐志军身上看到了父亲的影子,而她也让唐志军想起了女儿,像鼓励女儿一样鼓励她“有好奇心是好事”。

电影中还有两个有趣角色,“大胡子”被乡野人们当作骗子,但他了解唐志军的追求。他驾着一辆自带彩灯和BGM的飞碟状碰碰车,形迹可疑,十足的怪咖;但真正的骗子要数那个发布外星灵异视频的肖全旺,这个抱着宇宙功德箱的农民追着唐志军,要以520元价格把外星人“腿骨”卖给他这个“有缘人”,据导演说是这本片最初灵感来源,是孙一通最初的角色设计分裂出来的残余。

“大胡子男”不知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