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网十首每日好诗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有句著名的表达,“诗源于宁静中回忆起来的情感”,这首诗似乎是对华兹华斯观点的一种直接响应。不过,题目表述有一种内在的矛盾特征,“时常想起”的怎么可能是“被忽略的”呢?而这种矛盾感或许正是诗意赖以依存的言语表述,即一种悖论的体验。

宁静中回忆一段情感,放到这首诗中,更像是一种孤独的体验:作者独自一人在河边看水,看河水中漂浮的枯叶被水冲走,碎屑退回到一个角落。这个过程中,作者领悟到心情被河水过滤、淘洗,如同自我得到澄澈与净化,这是一种静观与自省的结合状态。

回忆构成了这首诗的完整性,但也正是这种回忆的结构,造成整首诗的封闭感。如果剥掉回忆的壳,诗或许会拥有另外一种开放的、硬朗的、简洁而客观的面貌。换言之,在一种回忆的沉浸式语调中展开诗,或许保存了记忆中值得咀嚼的细节,但如果过度依赖这种语调,最终让诗在封闭的语感中结束,相应地,也会失去让经验得到自我突破的可能。

差童,本名庆长春,江苏新沂人,70后。退役军人。秦皇岛开发区作协诗歌艺委会副主任,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河北秦皇岛。诗歌散发《诗选刊》《散文诗世界》《小诗界》《流派》《诗同仁》等,入选《2022天天诗历》等选本。

周瓒,诗人,学者,译者,著有诗集《松开》《哪吒的另一重生活》《周瓒诗选》,诗歌论著《透过诗歌写作的潜望镜》《挣脱沉默之后》《当代中国诗歌批评史》,译有《吃火》(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诗选)等。

这首诗以一个超现实的场面开始,那熔化流淌的落日让人联想到达利的绘画,比如软体的钟表等,当然,那也像是一幅梦中图景。在这超现实的梦境中,少女凌乱的短发被落日引燃,但因为是梦,这幅图景旋即回到了现实,少女也被园丁取代。

回到现实之后,诗题所言明的情景有了发展,“那房间黯淡如同平日”似乎预示着一种最普通的日常,只是,在那房间里的“他”是非同寻常的一个人,是那个人创造了诗的前三节所描绘的超现实景观。超现实与新现实共同成就了这首短诗,神秘而略带感伤。

有趣的是,这首诗中出现的两个人称代词——“他”和“我”,他们是同一个人吗?或者,“我”只是个观察者,看到了有“他”的风景?第三节“我”的出现似乎有些突兀,仿佛写作者突然亮明身份,告诉读者:是我在看,也是我在写。就像自我意识一旦显现,诗人所沉醉其中的想象就受到了制约一般,至此,这首诗竟意外地有了一种元诗特征。

若把前两节诗的超现实情景理解为诗人的幻象,则“我”与“他”实为同一人,那么,最后一节就交代了一位苦吟者的形象,正是他以“失血的午后”完成了黄昏“落日熔金”与燃烧的少女短发的诗境。

流马,原名何鸣,山东人,出版有诗集《夜晚怀疑我》(作家出版社,2017),小说集《乌云来客》(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2)、《幽暗的森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2),随笔集《假如你没有机会加入黑手党》(中华书局,2015)等。

周瓒,诗人,学者,译者,著有诗集《松开》《哪吒的另一重生活》《周瓒诗选》,诗歌论著《透过诗歌写作的潜望镜》《挣脱沉默之后》《当代中国诗歌批评史》,译有《吃火》(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诗选)等。

这是一首自勉自励的抒怀诗,是作者的心灵独白。首联点名主旨并领起全篇,写人生应该自信自强,光明磊落,不愧天地人心。中间两联用春夏秋冬作比,进一步申述主题,表述自己为人处事的态度。颔联“传我纯心同雪品,递君好感似春烟”,先坦诚亮明自己人品高洁犹如冰雪一般,有些许“一片冰心在玉壶”之意,接着说对待别人愿意传递似春烟一般的真诚与好感,古诗有以“郁若春烟举,皎如秋月映”称赞人,这里用以指对待他人。取其温柔温暖之意。颈联“繁华一夏当青岭,冷静三秋作白川”,以夏日万物的郁郁葱葱、繁华茂盛和秋日的萧条宏阔和澄明静美作对比,对句与黄庭坚“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意境相似。也是在讲人生之路不会一帆风顺,既要当得起顺境的繁华,也要耐得住逆境的冷清。繁华到来时大可热烈奔放,充分释放自我,但是释放完了,也要懂得冷静,并适时给自己充电,这样才可以整装再出发。这一联蕴含一定的哲理性。尾句“必余正气扣琴弦”,进一步表明态度,愿以天地正气扣响琴弦,弹奏出人生的美妙乐章,表达自己的志向和指归,神完气足,收束全篇。

这首诗运用比喻的手法,充分申述自己的志向和人生的道理,给自己以信心,给他人以希望,充满了对待人生的积极态度,饱含正能量,犹如一曲正气之歌。说理诗写来不易,写好更难,这首诗能做到章法有度,层次分明,意脉连贯,对仗工稳,不空泛,不凝滞,十分难得。

张少华,笔名冰心玉壶。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少陵诗刊》辽宁总社社长。曾在《人民日报》、《诗刊》、《星星》、《中华诗词》、《中华辞赋》、《诗潮》等发古诗1000多首、新诗100多首。2017年中国诗年度诗星,2018年中国诗最佳诗歌作品奖,2019年中华诗词先锋金奖。中国诗歌网旧体诗多次推精并选为诗词人物。著有诗集《发于心底的光芒》。

陈东彩,笔名晓梦,原籍河南,现居广州。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当代诗词》编辑。

张泽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十堰市教科院杂志编辑(现已退休)。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诗刊《诗潮》《绿风》《散文诗》《长江文艺》《福建文学》《滇池》等刊,入选多种选本。获2012年《诗刊》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2014年《诗歌月刊》全国爱情诗大赛特等奖、2018年首届全国绿风诗歌奖二等奖、2020年首届汨罗江文学奖现代诗歌九章奖等奖项。长诗《汉于此水》入选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著有诗集《用它的读音去注册》等。

乡愁要写出新意与深度并不容易。游子回乡,故土尚在,但故乡已经面目全非,渐行渐远,引发作者的感伤与惆怅。怀念是情感密码,也是诗歌的主旨所在,指向故乡的远去与消逝。全诗没有分节,但其结构逻辑清晰严密,不失起承转合。首先,用块垒、风声、梦魇三个暗喻支撑第一行的总起,并用“真的”予以强化,奠定全诗感伤的情感基调。其次,用两个“一次次”承上,虚实结合,叙写访遍乡野的所见所感:亲人不在,草木无言,水流停顿,这还是那个让人眷恋的故乡吗?作者魂牵梦萦,难以确认。接着,通过“所谓”转为实景描述:耕牛看不到了,路径硬化了,鸟鸣单调了,农业产业化了……火中取栗是危险的,隐含着作者的担忧与疼痛。最后,用空籍贯归结,收住复杂的愁绪:主体被抽离,全然他乡客,故乡已经回不去了。诗的结构逻辑服务于作者的情感逻辑,眷恋、感伤、疼痛、失落,交织出对故乡的一片深情;系列化意象、复合型句式、多样化手法的运用,构成这首诗的品质和审美,深化了诗的表现力。

作为一首怀念故乡的诗,作者没有从故乡人的角度来写,而是通过空籍贯的客人角度,向读者传达自己的情感,表明作者在诗歌中要传递的,不仅是怀念家乡的单一情愫。开篇直接点题,首尾交相呼应,“真的”一词暗示了作者的朴素情感,内心反复考量,但又始终无法平复无奈的叹息:家乡,恐怕只能用来怀念了!故乡,原本是家乡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