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新办发布会:奉劝世卫组织有关人士不要成为溯源政治化工具(实录)

我们希望秉承科学的态度,坚持科学家为主体,加强交流合作和信息共享,在科学的轨道上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一些指使和参与将溯源问题政治化、企图抹黑中国的势力和人物,都不要以为全世界科学界的眼光会被他们的拙劣操弄而蒙蔽。我们奉劝世界卫生组织有关人士回归科学和公正的立场,不要主动或被迫成为个别国家把新冠溯源政治化的工具

2023年4月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疾控局副局长、中国疾控中心主任沈洪兵和有关专家介绍我国新冠溯源研究情况,并答记者问。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 介绍新冠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措施

新冠溯源专家组称武汉疫情蝙蝠传人几率低 南非暂缓阿斯利康疫苗接种丨大流行手记(2月9日)

【财新网】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23年4月8日(星期六)下午4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疾控局副局长、中国疾控中心主任沈洪兵和有关专家介绍中国新冠溯源研究情况,并答记者问。据国新网消息,文字实录如下: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出席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今天我们邀请到国家疾控局副局长、中国疾控中心主任沈洪兵先生,请他向大家介绍我国新冠溯源研究情况,并回答大家感兴趣的问题。出席今天新闻发布会的还有:北京化工大学生命学院院长、教授童贻刚先生,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周蕾女士。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距离2019年年底新冠疫情被发现以来,已经过去了三年多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一直在持续推进相关溯源研究工作。新冠病毒溯源研究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中国政府和中国科学家始终保持科学态度,都很希望把新冠病毒的来源搞清楚,这对于防止类似疫情再次发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下面,我从两个方面简要介绍一下这三年间我们在新冠病毒溯源方面的工作情况。

首先,作为开放大国,在疫情发生后,我们在溯源这个科学问题上一直秉持科学态度,积极与世界卫生组织沟通合作,为响应第73届世卫大会决议,率先主动邀请世卫组织选派国际专家组两次来华合作开展溯源联合研究,在坚持“共同制定工作方案、共同开展分析研究、共同撰写研究报告、共同发布研究结果”的原则下,成功在武汉完成了第一阶段联合溯源研究,形成的《世界卫生组织召集的SARS-CoV-2新冠溯源研究:中国部分——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得到了当时参与研究的国内外专家和世卫组织的充分认可。

在整个第一阶段联合研究过程中,中国向联合专家组提供了当时所掌握的所有溯源相关资料,没有隐瞒任何病例、样本及其检测和分析结果。近日世卫组织个别官员和专家随意发表观点,轻率否定当时的结果,完全是违背科学精神的,是对世界各国参与前期溯源工作的科学家的粗鲁冒犯和不恭,是将新冠溯源政治化的表现,是中国科学界无法容忍的,也是不能被全球科学界所接受的。

第二,在第一阶段联合研究已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基础上,我们并没有停下新冠病毒溯源的脚步,仍然统筹资源继续在流行病学、分子流行病学、动物与环境乃至实验室检查等方向开展全面的科学调查研究工作,相关进展和结论,也已经由中方科学家通过与世卫组织和新型病原体起源国际科学咨询小组(SAGO)报告交流或通过发表文章等方式,与国际科学界和同行进行了分享。众多研究发现也进一步证实了第一阶段的联合研究结果。

这些研究成果和相关数据已在国际国内学术刊物上公开发表。作为负责任的国家和有责任感的科学家,我们始终在积极与世界各国科学家分享研究成果。我们希望秉承科学的态度,坚持科学家为主体,加强交流合作和信息共享,在科学的轨道上开展新冠病毒溯源工作。一些指使和参与将溯源问题政治化、企图抹黑中国的势力和人物,都不要以为全世界科学界的眼光会被他们的拙劣操弄而蒙蔽。我们奉劝世界卫生组织有关人士回归科学和公正的立场,不要主动或被迫成为个别国家把新冠溯源政治化的工具。

今天和我一起参加发布会的有童贻刚教授和周蕾研究员,都是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联合溯源研究的专家,他们也会介绍相关的情况,我们一起回答大家的提问。谢谢。

谢谢洪兵主任的介绍。下面进入提问环节,提问前请通报所在的新闻机构,请大家开始提问。

世卫组织个别官员认为,我们中国政府对新冠数据的发布工作没有做到公开透明,影响了全球新冠溯源研究工作。请问发布人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在新冠溯源工作中,我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谢谢。

非常感谢这位记者的提问。您提到的这个情况我们也都有所关注,说实话,作为一个亲身经历了第一阶段联合溯源研究的中方科学家,我个人内心感觉还是挺惊讶的。因为事实上,当时在武汉我们联合研究科学家,包括国外和国内的联合专家工作组,我们共同开展联合溯源研究的过程中,中方科学家是本着科学、公开、客观、透明的工作原则,把我们所有掌握的数据和资料都进行了分享,包括早期病例信息,还有当时对武汉早期的呼吸道传染病可能的、可疑的新冠病毒感染的76000多人的病例资料,我们都进行了分享和深入的联合分析研究,当时的结果得到了专家们的集体认可。

此外,我记得当时我们还把中国境内2018年到2020年当时采集了38000多份的家禽家畜样本,以及41000多份的野生动物样本都进行了抗体或者核酸检测,这些结果提示也都没有发现新冠病毒阳性。我们还对华南海鲜市场当时的所有动物产品上下游供应链进行了追溯性调查,并没有发现病毒在动物当中传播的证据。这些研究结果当时就与世卫组织遴选的国际专家团队进行了分享,大家也都是认可的。

第一阶段的联合溯源研究过程当中,本着科学、全面的态度,我们在设计阶段也考虑了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为了研究这个方面,在武汉期间,我们就组织了联合专家团队实地到武汉多家实验室进行考察调查和研究,并进行了深入交流,而且还把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包括当时在实验室里面的学生,这些人员所有的健康监测资料、可能的就诊临床资料,我们全都做了调查和分析。不管从哪一个方面,在第一阶段的联合溯源研究过程当中,我们是充分地分享了我们的研究结果和数据,并没有任何的隐瞒和保留。

科学家做研究,尤其是病毒的溯源研究,应该说是存在一定难度的,这个大家都承认。试想,我们在历史上遇到的这么多种新发的传染病,比如HIV,它出现十几年之后大家才初步发现和得到了一些线索,能对它的起源有一定了解,包括后来发现的埃博拉病毒病,这种病毒病出现之后,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现在我们还不是非常清楚埃博拉的起源,新冠到现在才三年时间,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而多种疾病溯源的研究结果其实已经告诉我们,疫情的发现地并不等于疫情的起源地,所以还是应该秉承科学的态度。而且更重要的是,对于新冠病毒溯源,真的是需要我们全世界的科学家共同研究、充分客观地秉承科学的态度来一起开展研究工作。

世卫组织非常重要,它是国际社会上公认的权威的专业机构,它的科学性、严谨性、公正性是不容置疑的。现在提出这么一个观点,我觉得如果这样妄加指责,尤其是想要否认我们第一阶段联合溯源调查研究的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