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诗经心读》作者柳恩铭:读诗滋养心灵滋润生命涵养诗和远方

9月10日教师节当天,《诗经心读》一书首发式在广州购书中心举行,作者柳恩铭博士一直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极力倡导者。2012年2月,柳恩铭任广州天河区教育局局长不到三个月,就在全区实施“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经典教育工程”,实现中小学幼儿园全覆盖,借优秀传统文化经典教育切入口,引导校长成为学者和经典教育推广者,让教师成为读书人和经典教育的传播者,让学生成为经典教育的受益者和终身学习的自觉者。

十年过去了,广州正如火如荼争创“中国诗歌之城”。广州大学教授、国家语言服务与粤港澳大湾区语言研究中心主任屈哨兵指出:“中国是一个诗词大国,诗歌是中国文化的源头。广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在文化强国,文化强省,文化强市的建设当中,通过各种具体的方式来作出响应,作出建设,柳恩铭博士的《诗经心读》就是这种非常具体的响应。”

诗词的推广和普及应该如何落到实处?中小学生如何才能更好地学习诗词?羊城晚报记者近日专访了柳恩铭博士,听他的心读和心声。

羊城晚报:2014年,您“十年磨一剑”的《论语心读》出版;2016年又开始撰写《诗经心读》,历时六年出版。为什么写完《论语心读》还要写《诗经心读》呢?

柳恩铭:2012年,天河区实施“中华文化经典教育工程”,当时在全国范围来说也是率先实现优秀传统文化经典教育的区域全覆盖。我们做这件事情,主要基于两点考虑:一是以文化浸润、艺术熏陶、文学滋养落实中央“立德树人”的目标和“德育首位”的追求;二是解决教育中人文精神缺失的问题,通过经典教育建构伦理、沉淀价值、唤醒梦想、激发理想。

《论语》对伦理、态度、价值观、世界观等是以理性的方式对读者进行教育,而《诗经》和诗教则是感性的、艺术的、文学的、审美的方式达成同样的目标。《论语》和《诗经》的结合是理性与感性的结合,这是被两千多年的传统教育证实的行之有效的传承和发展人文精神的教育手段,产生的是1+1>

2的效果。

柳恩铭:《诗经》作为人类最伟大的教育家孔子开创的“诗教”教材,养分十分丰富。发端于《诗经》的诗教属于感性教育、艺术教育、审美教育,其伦理、思想、价值等通过诗歌艺术直指人心人性,让生命浸润诗歌的灵性和智慧。《诗经》中有美学意蕴、文学精彩、史学价值、伦理学情怀、社会学思考、政治学智慧以及哲学方法论等等,无一不是涵养性情、铸造灵魂的养分。

《诗经》作为人类“文化轴心时代”留下的经典作品,无论什么年龄的人读都是可以的。对于不识字的小学新生,他们读“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与他们读“公鸡咕咕叫,太阳朗朗照”,其实是一回事。对于小学低年级甚至学前的孩子,我建议以亲子共读或者师生共读的方式读《诗经》,以诵读为主,让孩子对诗歌有一个初步的感知和认知,接受一种富有节奏感、韵律感的审美教育。这种教育让孩子内心柔软,也让孩子富有生命的爆发力,或许这种爆发力要在很多年以后才出现。我觉得通常情况下,小学四年级开始读《诗经》是比较理想的,因为这个时候他们的识字量已经够了,再借助拼音和注释,读《诗经》已经不再困难了。

《诗经》作为诗歌的起点,伦理的原点,文学的源点,美学的基点,中国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年龄段读都不过时。我用六年的时间,以心读的方式,从人本、教育、美学的视域,把《诗经》重新带回现实,仿佛一起回到了长江黄河的源头“三江源”,尽情畅饮那纯净、纯洁、纯澈的活水,当然是一种美妙和享受。

9月10日《诗经心读》首发式上,广州市天河区五山小学的学生为在场的读者和观众吟诵《诗经》中的《蒹葭》等名篇

羊城晚报:很多家长都知道《诗经》《论语》等经典的重要性,也很想让孩子从小接触,但是很多家长苦于不知道如何带孩子一起读,有的家长只能趁孩子年龄小记忆力好,强制让孩子把《三字经》《弟子规》《诗经》等背下来。对此,您有什么建议呢?

柳恩铭:我不是太赞同囫囵吞枣式的背诵。古时候私塾灌输式的强制背诵,多数是因为私塾先生自己无力作出正确的讲解。能够在理解的基础上,哪怕是初步理解的基础之上,再诵读,再背诵,就是一种有效的教育。孔子教《诗经》“皆弦歌之”,全部配乐,全部歌唱,那是多么唯美的教学,学生不喜欢才怪。亲子诵读非常美,家长要发自内心去感受《诗经》的美,带着孩子一起有感情地诵读,这是两个灵魂的同频共振,这种效果非常好。就是在这种心领神会的、陶醉其中的诵读、朗诵过程中,孩子学会了言语,学会了文学,学会了相处,学会了相爱,学会了观察,学会了表达,实现了伦理的传承,思想的沉淀,情怀的构建。这种方式比现在一般教师空洞说教的效果要好无数倍。当然,时代发展到今天,诗教的教材不能局限于《诗经》,楚辞、唐诗、宋词、现代中外诗歌的典雅作品,都是当代诗教课程的范畴。

柳恩铭:我非常赞同。把“诗歌之城”的建设作为文化强市建设的基础工程,是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的战略选择,是增强文化自信和提升文化软实力的有效策略。“诗歌之城”的建设回到源头,从《诗经》开始。因为《诗经》是中国诗歌的起点、中国文学的源头、中国传统美学的根基。建设“诗歌之城”,把诗心、诗情、诗性植根于市民心中,让市民有梦想,有理想,有信仰,这就是文化软实力。

诗教的特点是什么?就是给人诗和远方。诗是“兴、观、群、怨”,它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以艺术的方式让生命能够灵动,让生命能够有温度。这就是诗的教育和其他理性的教育的最大区别,因为它是艺术的,是动态的,是审美的,甚至是唯美的。诗可以让人有诗心、诗情和诗性,让教育有灵性。远方就是由诗而拓展开去的人们对未来的梦想、理想和信仰。就像我父亲给我读《绝句100首》,读到李清照那首诗时,我是震撼的,当时我就产生了这一辈子一定要给人类留下一点什么东西的追求,这其实就是远方,就是让一个生命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和责任。

诗和远方,前者是感性的,后者是理性的;前者是眼前的,后者是未来的。一个民族、一个城市,每一个市民都有诗和远方的时候,或许他们不再浮躁,或许他们不再焦虑。我想,这就是广州创建“诗歌之城”最大的意义所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