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首诗词唱响长征史歌

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壮举。已故美国著名作家和记者索尔兹伯里,曾经把长征比作犹太人出埃及、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但后来,他又统统否定了。他说,长征是无可比拟的,长征是有文字记载以来最令人振奋的大无畏事迹,是人类坚定无畏的丰碑。

是的,长征不仅是人类战争史上绝无仅有的英雄壮举,它留下的巨大而丰富的精神财富,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

1934年10月10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开始长征,拉开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序幕。今天,人民出版社读书会为广大书友推荐十首长征诗词。通过它们,我们仿佛看到在那一场场硝烟弥漫的战斗中革命先辈前赴后继、无畏艰难的身影……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让我们从长征诗词中去感受和领悟长征精神。

1928年,内战爆发,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国民政府,对我军进行“围剿”。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工农红军在的领导下先后取得了1931年至1933年春的第一、二、三、四次反“围剿”的胜利。1933年夏,蒋介石亲自策划了第五次“围剿”。当时的中央临时政府教条地提倡进行所谓“正规”战争,采取“主动出击”“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进攻路线。而此时在距离北部前线很远的南县视察工作兼养病,他住在会昌文武坝,未能参与反“围剿”的主要战役指挥。结果反“围剿”失利,中央红军需要实行战略转移。

这首词作于1934年,作此词以激励革命精神。黎明前他登顶会昌山,虽然为革命前途忧心如焚,但却无消极悲观失望之态,反而道出“风景这边独好”之志。

这三首小令为1934年到1935年长征途中所作。长征开始之时,局势险恶、战事告急,面对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创作小令为党和红军鼓舞士气。三首词分别写驰骋山路上英雄形象之高,红军指挥者胸怀之广,以匡扶天下为己任者意志之坚。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娄山关,位于贵州遵义北大娄山的最高峰上,离遵义城约60公里。它是四川省与贵州省的交通孔道。此处群峰攒聚,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1935年1月中旬,红军离开遵义,途经娄山关,准备从川南的宜宾和泸州之间渡过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2月5日,在一个叫“鸡鸣三省”(四川、贵州、云南)的村庄,被授予军事指挥权。

上任伊始,没料到遇到川军重重阻力,红军折兵数千,屡攻不破。此时蒋介石集结重兵,封锁长江,严守川黔边境,中央政治局当机立断,决定寻原路反攻遵义,出敌不意打回马枪,回贵州攻打战斗力薄弱的黔军。这是长征途中的最重大的战略转折。

经过连夜苦战,红军顺利通过娄山关,于是乘胜追击重占遵义。这次战役,歼敌两个师,是长征途上的第一个大胜仗。

1935年8月,红军开始过草地。行军队列分左右两路,平行前进。这首诗作于8月,草地位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红军过的草地主要是现在的川西北的若尔盖地区,草地其实就是高原湿地,是泥质沼泽。这是长征中最艰难的一段路,当时诗人张爱萍在长征中多次担负军团前卫和后卫,为红军主力开道,掩护党中央和机关的安全。

在长征中,草地堪称大自然所设置的最大险阻。据老红军的回忆,过草地有三怕:一怕没踩着草甸陷进泥沼,泥沼一般很深,如果拼命往上挣扎,会越陷越深,来不及抢救就会被污泥吞噬;泥水不仅不能饮用,而且破了皮的腿脚泡过,还会红肿甚至溃烂;二怕下雨;三怕过河。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念奴娇·昆仑》作于1935年冬天。中央红军走完了长征最后一段行程,即将到达陕北,作者登上岷山峰顶,远望青海一带苍茫的昆仑山脉有感而作。此首词在长征诗词中最为奇特,诗人把自己想像成一个超级巨人去改变地球面貌求得“环球同此凉热”,最终实现“太平世界”。

1935年9月12日,中央召开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会议决定:红一军、红三军、军委纵队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9月20日,在陕甘支队团以上干部会议上作行动方针与任务的报告。他说:民族的危机在一天天加深,我们必须继续行动,完成北上抗日的原定计划。首先要到陕北去,那里有刘志丹(中国工农红军高级将领)的红军。从现地到刘志丹创建的陕北革命根据地不过七八百里的路程。大家要振奋精神,继续北上。9月27日,中央政治局作出了把党中央和陕甘支队的落脚点放在陕北的决定。10月22日,中央在吴起镇召开政治局会议。这次会议宣告了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结束。

的《七律·长征》大体作于这一时期。作为红军的领导人,在经受了无数次考验后,面对胜利的曙光,他心潮澎湃,满怀豪情地写下了这首壮丽的诗篇。

1935年10月19日,党中央和红军抗日先遣队结束了长征,到达陕北保安的吴起镇。彭德怀指挥先遣队进行了“切尾巴”战斗,歼灭敌军一个骑兵团,取得了中国工农红军到达陕北后的第一场胜仗。为此,特作本诗赠予彭德怀。

一九三六年,余游击于赣南五岭山脉一带,往来作战,备极艰苦。八月值余三十五岁生辰,赋此寄怀。

“十大元”帅中唯有陈毅没有走过长征路,他被中央留在南方领导留守部队打游击。从1934年10月到1937年10月,南方八省的红军游击队,坚持了长达三年极其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这三年游击战争的艰苦程度不亚于长征。他们不但有力地支援和配合了红军主力的战略行动,保存了一支重要的革命武装力量,还推动了南方八省的抗日救国运动的发展,从而成为中国革命的又一个战略支点。

这是一首写于长征时期,虽不在长征路上,但与长征“肝胆相照”的一首诗,它为长征加油并呐喊,诗前小序,介绍了作此诗的背景,“备极艰苦”统领了全诗的思想感情和意境。

该诗是在1979年10月为大渡河纪念馆所作,创作的题材是飞夺泸定桥。飞夺泸定桥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中的一场战役,发生于1935年5月25日。中央红军部队在四川省中西部强渡大渡河成功,沿大渡河左岸北上,主力由安顺场沿大渡河右岸北上,红四团官兵在天下大雨的情况下,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进,一昼夜奔袭竟达120公里,终于在5月29日凌晨6时许按时到达泸定桥西岸。第2连连长与20余名突击队员沿着枪林弹雨和火墙密布的铁索踩着铁链夺下桥头,并与左岸部队合围占领了泸定桥。中央红军主力随后从泸定桥上越过天险,粉碎了军队歼灭大渡河以南红军的企图。

此首诗是1980年,杨成武为泸定县纪念馆所创作。杨成武是的优秀党员,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