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哭!登上热搜的遗物现实版“父亲写的散文诗”

4月12日,#父亲生前给女儿写下一箱散文诗#登上微博热搜榜,浙江桐庐一位平凡的父亲病世,女儿叶梦雨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父亲留下的几十箱书刊、日记、诗稿、随感,其中有许多是写给女儿的散文诗。

这些早已泛黄的旧稿纸,不仅讲述了一位工人、厂长父亲对劳动和生活的热爱,更饱含了他对女儿、对家庭的深情。

4月14日晚,《中国工人》记者拨通了叶梦雨的电话,请她讲了讲自己的父亲。

我的爸爸叫叶小平,出生于1956年11月。爸爸小学五年级就失学了,一直在生产队务农。但他白天务农、晚上学习,1981年,通过全县的统一招工考试考进了桐庐工艺美术厂,成了一名彩绘工人,就是给出口德国的、木雕而成的白坯鸭子玩具涂上颜色。

当时工厂宿舍很小,但爸爸在繁重的工作之余,晚上仍坚持自学读书,他说,那是属于自己的六个平方的天地。凭借刻苦努力,爸爸拿到了电大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文凭。

爸爸异常珍惜这份工作,也热衷于为工厂的发展献计献策。据1989年的一篇报道所写,爸爸以普通工人的身份冷静的洞察和发现了工厂存在的一些问题,大胆地陈述了自己的看法,写的《奖金不封顶就是好》的体会文章和《改变原材料供应办法,降低成本》的建议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充分赏识。

1989年我出生了,那个时候爸爸已经被推选为厂长。我印象中他在家里待的时间很少,经常出差。有一天,老师让我们写一首诗,我写好之后想让爸爸改,但是等到很晚爸爸都没有回来。我就把那首诗放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我想明天肯定要挨老师骂了。

结果到第二天早晨一起来,发现桌子上有一篇改好的诗,妈妈说,昨天晚上爸爸很晚才回来,给我改好稿子今天早晨五点又出差了。

2000年国家开始推行国企改革,爸爸考虑到很多工人没有地方就业,又出于对玩具行业的热爱,拒绝了县长推荐的工作,自己创办了一个工艺玩具厂,把之前厂里的工人都招过去了。

爸爸非常尊敬自己手下的工人。他基本上每天五点就到厂里了,会把车间、办公室打扫一遍,在工人来之前把开水全部烧好。忙的时候他会从加工点招临时工人过来,每天下班自己开车挨家挨户送他们回家。厂房位置偏远,他就在附近开辟了很多菜地,从很远的地方挖来肥沃泥土,自己拎水种菜,让工人可以有新鲜的菜吃。我爸去世一两个月以后,我们还在吃他种的菜。

我爸爸经常说,手工业是一个民族的良心。有一次他跟我说,美国的《时代》杂志封面登过中国纺织女工的照片,他很感动,因为中国的经济腾飞都是靠一个个工人的劳动付出实现的。他说,勤劳的中国人就应该过上最好的生活,这句话也被他写在了每天必读的《参考消息》上。

这几年,玩具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生意并不好做。爸爸却常说利润薄没关系,只要勤奋,多做几单就都会有回报的。

他每天都要去工厂,大年初一也不例外。有时候赶货就通宵睡在厂里的一张折叠床上。走前一个月,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但爸爸还坚持工作,当国外客户把图片发来需要打样时,他还让我们去医院外面打印。即便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继续工作时,他还告诉我们,厂房要去续租,人在工厂就要在。

今年元旦,爸爸去世后,我们去厂房里整理爸爸的遗物时发现有特别多的纸箱,一开始我们以为箱子里都是玩具样品或者布料,后来发现有很多爸爸从七八十年代开始收集的书籍、报纸、杂志,

从1989年开始,爸爸的日记里每天都写我,记录了我从出生到长大成人的点点滴滴。

我工作之后没有跟爸爸像上学时联系那么频繁了,有时候好多天也没有打电话,但是他每天的日记都要写固定有我的那个部分——

“梦雨今天没有联系,但是心中在惦念着,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有的事情可能我自己都忘记了,但他还记得。

诗见:我之所以爱上诗,是因为在年幼感到茫然的日子里,是背诵着“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而活过来的,与刑场上的壮士相比,我们今天所付出的代价太小了。多少人为了人的尊严而坚毅地奋斗着,有了他们,我才感到了世界的可爱,于是,我也写诗……大浪淘沙

爸爸走后,还留了一些他倾注一生的手工艺品部分库存货品,除了我们自己留存了一些当作纪念之外,其余的都捐赠给了全国各地的小学、幼儿园和公益机构。

看着天南海北的网友们发给我的“买家秀”,让我想起了以前去厂里玩时,爸爸会一边展示一边说:“你看!客户发来一张图片,我们打样,把图片变成样品,客户确认之后,就能生产制作,拿出去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