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高知女性的脑回路:我老公要去「捐精」了你们赶紧跪着谢恩

捐精是一项高尚公益的志愿活动,可以升华个人价值、挽救家庭,甚至繁荣一个民族……

src=当张小年听到还能检测质量的时候,连连感叹这很重要,甚至还想推荐一些单身未婚的男性朋友也去捐精,好把他们的质量排个序,让自己的未婚夫用质量卷死他们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张小年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出乎我的预料,她的每一个字都能把我整沉默

src=后来这俩人不断给自己上价值,一直强调这次的捐精是为了 民族繁荣,甚至还说这也是在支持独立女性

一番自洽过后,张小年认为捐精是一个女性友好行为,甚至给她的未婚夫冠上了 一个没有瑕疵的女性主义者 的头衔

就连上野千鹤子都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完美的女性主义者,男的捐个精,就可以轻松成为女性友好大使、没有瑕疵的女性主义者了吗?

在张小年的意识里,男朋友去捐精就相当普渡众生,滋润无数 饥渴 的女性旱地,她这是做了一个巨大的慈善,优越感那是蹭蹭往上涨

到了捐精当天是他们的纪念日,带着拯救万千 独立女性 的信念,俩人仪式感满满地出发了

根据张小年的说法是,医生态度不好,甚至后面还想把他们赶走,让他们去别的地方捐

src=可根据他们自己放出的视频来看,医生的语气也就是我们平时看病的时候经常能听见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大毛病

src=结果张小年未婚夫先炸了,大声冲房间里面的医生吼:你这什么态度!我是来捐精的!!!

看到这我才明白,这俩人在家里东拉西扯给自己上价值,本着 拯救民族 的伟大信念到医院捐精,认为医生应该点头哈腰夹道欢迎,再吹捧一些 你们真是大爱无私 的话

到了医院被 态度不好 的医生 冷漠 对待,甚至做出了赶人的举动,那不得气炸了?

src=大哥大姐,你们要不看看墙上的钟?口口声声说起了个大早,结果是 11:50 踩着饭点去医院

人家医生忙活了一上午,快吃饭了又遇见个疯子在大吵大闹,好声好气劝你们走我感觉已经是最大的礼貌了

src=一口一个 我们是来奉献自己的爱心 ,可你们也明知这不是什么无偿的志愿活动,想蹭免费体检再碰运气想拿 5000 的补助就直说,不用一个劲给自己洗脑

它没有一秒钟正经介绍一下什么叫捐精、库是干嘛的、医学上的意义是什么,全程都是围绕着这个男的开展

结合了医闹、暴躁狂、普信男和娇妻女种种人设,最后把贪小便宜去免费体检的事上升到民族繁荣层面,还妄图道德绑架观众一起指责医院,结果被骂到关闭评论区

我国的库,是只对已婚夫妻开放的,申请库,需要持有的证件:结婚证,身份证,不孕不育证明

基本上,库是为了没有生育能力的男性而准备的,压根和单身女性半毛钱关系没有

src=张小年在去医院路上看到医院对面有家美容院,感叹 库和美容院是独立女性的两大救星

她狭隘地认为 独立女性 都是单身缺男人但又需要后代的女人,所以需要库;又带有偏见地认为 独立女性 是丑的,所以需要美容院

独立女性都是凄惨的、低人一等的、没男人要的、想要孩子而不得的、那怎么办呢?

src=当男的真好啊,女生每天都还要陷入自己的五官不够完美、身材不够好、工作不够优秀的焦虑当中,自称 独立女性 时还会遭到质疑

可他们去医院打飞机都能有娇妻帮他拍个 vlog 向全网宣传,甚至还能被夸成无瑕女性主义者

src=张小年在视频里动不动就把矛头指向 独立女性 ,可殊不知 独立女性 的存在本就是伪命题

她的言论一点都不像一个毕业于清华的高知女性的发言,完全就是一个沦陷在男权思维里的 娇妻

src=这年头, 女性主义仿佛成为了时尚单品,是个人都能成为 女性主义者,谁都想来贴一贴

这不过是一点点洗脑式的自我升华,反而让观众看到了个人利益至上的人性丑恶面

这俩人,一个觉得自己的足以拯救人类,简直就是微缩版诺亚方舟,你们不跪舔我就等着毁灭吧

另一个,觉得自己男朋友的是肥水,自己是造福姐妹的慷慨慈善家,不仅抠自己的脚还捧男友臭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