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每日好诗”还是“每日烤薯”?

答案各异,代入各个都行。说实话,这首诗要不是在【中国诗歌网】的“每日好诗”读到,我线合彩猜码的每年量产几百首的打油诗之一。

答案是烤红薯。全诗没有一个字在说红薯,离题万里,代入其他食物均可成立,属于是诗歌界的海王了。此诗题目《题烤红薯》,作者唐本靖,1997年生,《中华诗词》杂志社第十七届青春诗会成员。

为了客观评价《中华诗词》杂志的这位青春诗会成员的“好诗”,我特意去《中华诗词》杂志官网好好研究了古诗。

古诗可分为古体诗和近体诗。古体诗多指《诗经》至南北朝间的诗歌。对格律没有要求。古体诗是既可以用平声韵,也可以用仄声韵的 ;而近体诗只能用平声韵。近体诗对一首诗的句数、每句的字数、一个句子内部以及句与句之间的平仄、句末的押韵都有严格的规定,故此也称格律诗。

“乱”和“散”,仄声,所以这首不是近体诗,因为近体诗只有平声韵。那它是古体诗吗?“乱”和“散”都有an,勉强押韵,它是仄声,那就是古体诗了吗?如果是,那古体诗的门槛未免也太低了吧。

这个句子早就被用滥,什么东西有异味,都可以“此物有奇香”。全诗就只有四句,结果就有一句是完完整整抄袭而来,而且抄得明明白白。我们来看一下,这首诗的特邀点评嘉宾王海亮是怎么评的:

重点在于后两句:“此物有奇香,秋风吹不散”。烤红薯好吃吗?确实很好吃。但是这个“奇香”,也是全诗的诗眼……

王海亮是谁,他曾获2015年《诗刊》年度青年诗词奖。我不知道他的奖怎么来的,点评写得一塌糊涂,“烤红薯确实很好吃”加在这里莫名其妙,后面还接一个“但”来转折,根本不构成任何转折呀;更甚的是,烂大街的抄袭都看不出,还评全诗唯一抄袭的句子为诗眼。换言之,其他三句作者自己写的,都不如抄来的那句。

现在你明白了吗?诗刊官方的评论员就尬吹,甭管诗的好坏,吹就行了。这首《题烤红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烂诗。那么它登上了《诗刊》社管辖的《中国诗歌网》的品牌栏目——“每日好诗”,说明什么问题?意味着什么?要知道,中国诗歌网可是国家的文化重点工程。

刊登烂诗,意味着比它好的诗就被压下去了。闭眼乱写诗评尬吹代表糊弄读者愚弄群众。

有一个专注写古诗的诗人,他一个月可以上刊两百多家诗词杂志,参加诗词大赛常常得奖,景区请他写题诗收费数千元。他曾经写了一篇诗评论,至今高居中国诗歌网热门榜单。可以说明他在诗词这方面有一定造诣。

但是,他在“每日好诗”栏目上连续投稿四年,至今零上榜。甚至,他的作品(诗歌、诗论),编辑均不给予审核通过。

连放出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上榜了。为什么审核不通过?他写得很差吗?来看看:

莫不是“诗遇庸才勿与争”戳痛了这帮庸才,不然我就真想不明白这样的诗怎么会输给《题烤红薯》。

宁可选一首离题万里的连打油诗都不如的抄袭作品当“好诗”,对民间真正的好诗就各种打压,这就是中国诗歌网。发生这种事,搁谁谁不生气。偏偏这个诗人认死理,不怕得罪人。他去群里问个明白,结果直接被人踢出群。

(他叫黄永强,中国诗歌网不让他出来,我来放行。对他不了解的人可以看看前两日我写的这篇文章《一个月上刊152家,发表660首诗,他自爆上刊秘诀》。)

写这篇文章挺痛心的。说真的,如果中国诗歌网只是某家企业经营的诗歌网站,我不会这样,毕竟人家自己出钱做的,爱如何则如何。但它不是,它是国家级别的中国诗歌网站,是重点文化工程之一,在中国,没有比它更权威的诗歌网站了。此前民间有一个办的很成功的诗歌流派网,得到很多诗人拥戴,后来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因素消失了。讽刺吗?不止是好诗会被消失,好诗歌网站也会被消失。谁叫他们把那些烂诗关系诗烂人烂平台衬托得那么不堪一击呢。诗歌界的劣币驱逐良币,好东西通通给坏东西让道,黑色幽默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