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江隐翠对话于坚 致敬伟大

现场舒缓的钢琴声充满着整个活动现场,洋溢着诗意的东方韵味,给这次活动做了很好的铺垫。来宾们在签到板一一签字,以“唤醒伟大”为主题的文化沙龙,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京江隐翠因盘龙江而生,又因盘江之源而心生“伟大”,盘龙江作为昆明的“母亲河”,千百年来绵延不绝,穿城而过,奔流入滇。可以说,这是一条“伟大之河”,映照着昆明的底色和骨子里的情愫。

开场,虎良灿在现场激情澎湃地朗诵了于坚诗作《盘龙江》中的章节,把现场氛围推上高潮。

我从12岁就在盘龙江中游泳,那时候,盘龙江不像现在被水泥墙隔离着,而是完全敞开着,有原始和“野性”的一面。那个时候我到盘龙江里捞贝壳,捞上来的贝壳可以做一顿丰盛的美味,人与自然,人与盘龙江是有情感纽带关系的。现在盘龙江失去了那个时候的面貌,但历史的记忆往往是鲜活的,盘龙江是有文化的一面的。

昆明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心目中的“天堂”。昆明是一座有生活的城市,有滋有味,能够让人安静下来。我热爱昆明,昆明是我的故乡,这是个充满着诗性的大地,它从来不是一个单一的地方,它足够养育出你写作、生活在此的种种灵感。我去过世界上的很多国家,我认为,昆明就是世界的终点。这里的宜人风物和多元化的诗意场景,让昆明这座城市散发着强烈的人文气息,这或许也是昆明人不愿走出去的原因。

盘龙江从来没有变过。变的只是时代的感受,一条有河的城市,才能成为真正的城市,才是有血有肉的城市。当然,盘龙江不能和长江、黄河比,如果长江和黄河是大的“母亲”,那么盘龙江就是小的“母亲”,但她依然养育着这座城市,通过她瘦小的一面,坚韧的一面。她虽然不如长江、黄河的浩瀚,却以谦卑倔强滋润着昆明骨子里的自信和从容。盘龙江对于昆明而言,就像巴黎的塞纳河。它使大地“”出来,积淀出更多的人文精神。到任何一座城市,只有靠在它的水边,才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独有的魅力。

昆明是我的故乡,我深深地热爱它,昆明是我情感的最初萌发地。我生活在这里,学习在这里,在这里结婚生子,这里有着我的全部。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比如北欧、印度、巴黎……我曾问巴黎人为何不去别的国家,他们说住在巴黎就够了。对于我而言,能够住在昆明就够了。

北上广一线城市,是政治中心、经济中心,但缺少生活。而昆明是生活的中心,在这里可以慢下来用心享受生活,享受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去过世界上那么多地方,真正的生活都是一样的,就是能够给你生命真切的感受。昆明就是这个地方,它源源不断地提供着精神的能量,只要你善于发现。

河流能够让人们慢慢恢复记忆。只要盘龙江还在,滇池还在。它就能慢慢涤净当下人们的焦虑和不安。河流是有生命的,它也有自己的使命。我相信,盘龙江能恢复到以前的面貌。

在于坚和虎良灿分享交流中,场下嘉宾不时为于坚的回答发出阵阵掌声。于坚用盘龙江的人文精神,照亮了城市前进的道路。在昆明发展过程中,好像忽略了“盘龙江”的存在,但盘龙江自身以“城市母亲”的谦卑、坚韧的一面,慢慢浸润着城市的精神,绵延不息,厚德载物。

京江隐翠因盘龙江与于坚结缘,更因盘龙江叙写着这座城市伟大流域的诗篇。在交流环节之后,现场到访嘉宾纷纷提问,活动热烈而不失秩序。其中,有一组嘉宾和于坚住在一个地方。对于于坚所描述的昆明深有感触。她们年龄不设限,用自己的力量,让昆明骨子里的浪漫和美好,再次迸发出青春。这也是盘龙江的“青春”,古老的盘龙江底色还在,现在的盘龙江需要焕发出崭新的力量,青春的能量,让昆明这座城市因盘龙江迸发出澎湃的力量。

盘龙江的故事还在延续,并随着城市的发展,盘龙江的人文精神,将修复城市的记忆。于坚在《昆明记》中写出了昆明的气质,凝练出这座城市的精神气度。无论是诗意的、浪漫的、文化的、栖居的……它都会以博大的精神包容着我们。对话于坚,就是对话一座城市的精神。我们有幸对话于坚,以敬畏之心传承伟大流域的精神,以城市的人文之光照见未来。

活动结束后,于坚赠送《昆明记》给莅临的嘉宾和朋友们,并与各位嘉宾朋友拍照留念。17:00左右,活动圆满结束,大家都怀着久久不愿离去的心情,依然感受到活动带来的诗意生活和唤醒伟大流域的精神启示。

京江隐翠对话于坚,闪耀着盘龙江的人文精神。伟大流域潮向,正是城市未来的方向。京江隐翠,大隐繁华于江,与城市共生,与人文同源。(文中图片均由万科·京江隐翠提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