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不会湮没在互联网的喧嚣中

“南海的中国蓝是古南海的中国蓝,所有的波涌浪滚都是绽放繁华亿万……”两岸诗会高端论坛上,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台湾诗人郑愁予先生现场朗读了一首《南海的蓝是古中国蓝》。

这首诗是郑愁予12月4日来到海南后触景生情而作,来不及找来纸笔,随手掏出手机即兴写下。他说,海南是一个适合诗人创作的好地方,当年苏东坡被贬海南虽然途中历经波折,但对他的诗歌创作也是一件好事,他在海南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名句。

“只要有人在,诗歌就不会死亡、不会湮没在现代互联网的喧嚣中。”郑愁予感慨,中华民族的文化源远流长,给诗歌创作留下了很多空间,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文化是中国诗歌最有“性灵”的诗歌源泉。

郑愁予举例说,东南亚国家有很多华人华侨,但是在当地学校使用英文、当地语言交流,在学校、官方场合使用汉语频率很少。但很多华裔都想延续中文的传统,希望能够学习汉语,于是他们办中国传统诗歌竞赛来鼓励学生从写诗、读诗中提高汉语能力。“这种做法非常好,中国传统文化也通过诗歌的方式一代代传承下去。”

“现代人需不需要诗歌,当然需要!现代的年轻人更需要诗歌!”在本报记者采访时,台湾诗人张默给年轻人这样的寄语,他说:诗歌的魅力,不仅仅在于其语言的优美华丽,更在于对人格情操的陶冶。

自从1949年前往台湾,60余年过去,85岁高龄的诗人张默发言时依旧是一口浓重的皖南家乡口音。

“喜欢诗歌的孩子不会干坏事!我现在85岁了,靠着写诗快快乐乐地过了几十年。”张默说:“诗歌对一个人的作用不但限于文学方面,它对于一个人的修养、素养提升有极大的帮助,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喜欢上诗歌,爱写诗歌。”

对于目前诗歌边缘化的现象,张默表达了担忧,互联网发展以后,读诗歌、写诗歌的年轻人凤毛麟角。他建议年轻人少一点上网时间,多接触一些文学书籍。年轻人会读诗,再学会写诗,这样能够把自己的文字练好,这是提高个人修养的一个环节。

让张默欣慰的是,最近几年,两岸诗歌交流越来越多,特别是每年在海南举办的两岸诗会,已经成为两岸固定的诗歌盛会。

郑愁予,原名郑文韬,祖籍河北宁河,1933年生于山东济南,当代诗人。1949年随父至台湾。重要诗作包括《梦土上》《衣钵》《窗外的女奴》等12首。

张默,台湾诗人,本名张德中。安徽无为人,1949年去台湾。著有诗集《紫的边陲》《上升的风景》《无调之歌》《张默自选集》,其诗曾被译成英、法、韩、日等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