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江河诗集《宿墨与量子男孩》:“大诗人”的持续写作与宿墨之笔

近日,磅礴的当代汉语,精微的知识考据——欧阳江河诗集《宿墨与量子男孩》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发布会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PAGEONE 书店联合主办。诗人、作家、翻译家、文化学者西川,作家、评论家邱华栋,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评论家张清华,以及《宿墨与量子男孩》作者欧阳江河出席发布会,他们分别从不同角度带领读者走进诗集,走进诗人创造的全新文学景观。发布会由凤凰卫视资深记者、主持人胡玲主持。

欧阳江河,诗人,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已出版中文诗集十三部,德文、英文、法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诗集十一部,应邀赴世界五十多所大学及文学中心讲学、朗诵,其创作实践深具当代特征。

《宿墨与量子男孩》是诗人欧阳江河的最新诗集,收录了他自 2018 年到 2022 年之间的主要作品。这些诗作中,有气势恢宏的长诗、组诗,也有轻盈精巧的短诗,博物与抒情、考据与沉思并举。诗人分别从历史深处和时代前沿,汲取了深厚的养分和崭新的经验,通过繁复、精深的修辞锤炼,又将它们转化为磅礴大气、流光溢彩的当代汉语。《宿墨与量子男孩》将欧阳江河的写作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是一部集大成之作。

今天是朋友的相聚,也是诗歌的相聚,诗歌除了为我们带来愉悦感和宽慰感,也带回了生活的仪式感。 胡玲感慨, 我这一代的人对欧阳江河老师的了解多是长诗《悬棺》,在如此长的岁月里,他一直在坚持创作,这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 。

写作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自我质疑、自我交代。 欧阳江河坦言, 近三年,我生活的开放性从文学活动现场转移到了阅读、思考和写作上。我有意识地将当下性的、新闻性的、电子碎片式的信息和永垂不朽的经典放在一起阅读思考,把不同的传递、接受、处理信息的方式整合起来,并进行了类似日记性质的写作。长诗《庚子记》就是这样诞生的 。

人们对于生活的体验可能不尽相同,那么如何才能从生活的消极中真正走出来?或许每个人的答案都不相同。诗人有诗人的办法——通过长期阅读,而后将思考付诸笔尖,欧阳江河如此,西川亦然。欧阳江河说, 就像《疾病的隐喻》作者苏珊 · 桑塔格以坚持写作对抗癌症带来的消极性,我们的写作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排毒’ 。

为什么 持续写作 在当下的文学环境中如此珍贵?面对胡玲的提问,邱华栋以欧阳江河在鲁迅文学院授课的故事为引,阐释了他对于 持续写作 的思考, 欧阳江河是一个非常有趣、非常有魅力的人,他涉猎诗歌、音乐、哲学、电影、艺术策展多个领域。他是天生的艺术家,讲课时天马行空、物我两忘,充满天真、浪漫的艺术家特质。欧阳江河写诗的时间已超过 40 年,是当代文学、当代诗歌史上贯穿式的人物。从我高中、大学时读过的《玻璃工厂》《悬棺》到今天读的新诗集,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宿墨与量子男孩》体现了丰沛的魅力,欧阳江河用语言触摸、抓捕、描摹、接近,甚至是轻轻地抚过所有接触过体验到的生命中的东西。

近期我在浙江大学的讲座《当代诗歌写作的元诗问题》中谈到,诗歌可能是在哲学结束的地方开始。艾略特曾说‘很深的声音是听不见的,但只要你在听,你就是音乐’。不是你在‘说’而是你在‘听’,说明诗歌包含了沉默、难言和不可说,这在我的诗集《宿墨与量子男孩》中有非常多的体现。我常感觉到写作不仅是修辞,而是包含了更深的呈现,更深的一种聆听。 关于诗歌的语言,欧阳江河感慨, 我是在比较复杂、难懂的层面上创作汉语。我相信汉语是一门伟大的语言,允许有不同风格、不同层级,允许像我这样的诗人存在 。

西川评价欧阳江河的诗是非常独特的,在整个中国,甚至全世界的当代诗歌写作中都没有这样的东西。 他常从‘创世记’谈起,永远给予读者一种从未接触过的深深的惊诧。他的诗不是想获得广大读者,而是在创造跟得上思维飞翔的读者。他的诗歌里面透明和不透明的部分是搅在一起的,所以有的时候忽然从一片混沌里面,一下子冒出一个特别清晰的东西,这个瞬间是很迷人的。他实际上开始建立起一个他自己的小宇宙,这是他自己的小宇宙 。

邱华栋非常赞同西川的看法,他认为读诗是让人对母语保持敏感的最重要的方法之一, 欧阳江河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对汉语尽可能的触摸。例如长诗《宿墨与量子男孩》中‘子非鱼,男孩以空身潜入鱼身 / 且以鱼的目光看天,看水 / 看反眼被看的自己 / 这道奇异的量子目光 / 与不可说、不可见连成一片 / 曳尾于苍茫的万有引力 / 而你太孤单了,视万人为先生’,不好懂,但确实很奇妙 。

张清华从 总体性诗人 玄学派诗人 写作阶段 三个层面阐释了他对于欧阳江河及其诗歌的理解, 与碎片式诗人、抒情诗人不同,欧阳江河迄今为止最重要的诗都有很强的时代性,例如《傍晚穿过广场》,投射了整个时代文化的基本构造和病症所在。欧阳江河的诗也具有玄学派的特点,他不只处理对象,还处理思维和语言本身,言可言与不可言 。此外,张清华还把欧阳江河的写作史总结为三个阶段,早期是典型的 文化写作 ,处理民俗或文化现象,代表作有《悬棺》;而后进入了 泛文化写作 阶段,以《玻璃工厂》《汉英之间》为主要作品;目前处于 超级文化写作 阶段,打破了时空界限,通过近似于玩魔术的方式,将历史、哲学、文化、民俗、文学等所有的文明元素容纳于长诗的装置、风景之中。

欧阳江河超越了抒情诗人的境界,按照席勒的说法,他既不是一个朴素的诗人,也不是一个感伤的诗人。他是一个什么诗人呢?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大诗人。 张清华说。

据悉,本次发布会采用线下分享与线上直播结合的方式,活动现场气氛热烈。读者们还就诗歌的声音、诗歌的意义等话题与嘉宾们积极互动,在诗中,汲取古老的历史养分与前沿的时代经验,感受其磅礴大气与流光溢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