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骊诗词选

三峡秭归讯(记者 向小飞 通讯员 王华)经过作品终评和一周时间的公示,由中国诗歌学会和秭归县政府共同主办的第四届“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评选结果3月17日揭晓。

据了解,自去年6月2日第四届“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启动以来,截至去年9月30日共收到参赛作品20894件,其中古体诗词4491件,参赛人数达7655人。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均有诗人参赛,还有10多个国家的15位外籍诗人投稿20多件。投稿者大部分为汉族诗人,也有少数民族诗人。经过初评,共有121件作品进入终评评审,其中古体诗15件。来稿作品中有多位全国著名诗人的作品,获奖诗人中有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中国著名诗人艾青的爱人、89岁的高瑛老人专门为本次大赛写诗一首。

春潮澎湃兮,繁星纷呈。晚波荡漾兮,玉钩漂沦。伊人踏浪兮,行吟而去。惊起白鹭兮,翩若游云。

乃颛顼子孙兮,脉承三皇五帝。与楚王同姓兮,身出望族名门。唐古拉之琼浆兮,哺育成长。云梦泽之玉液兮,荡涤心灵。天赐品格高贵,地养气节坚贞。也曾浩荡兮,经沧海难为水。也曾辉煌兮,却巫山不是云。

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心系桑梓兮,德配天地。情怀家国兮,道冠古今。犹后皇之嘉树兮,扎根故土。禀不迁之使命兮,落叶归根。生于兹,长于兹,蒙恩泽于兹,羔羊跪乳。哭于斯,歌于斯,聚国族于斯,慈乌感恩。爱之深沉兮,抚摸这土地眶盈热泪。恋之深切兮,回顾这家园腔满热忱。见百姓颠沛亲人流离兮,愁肠百结。观江河日下大厦将倾兮,忧心如焚。惟草木之凋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思柳絮之飘零兮,叹身世之浮沉。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深欷歔以啼血兮,忧社稷之沉沦。先天下之忧而忧兮,彰殷殷赤子之情。后天下之乐而乐兮,显拳拳报国之心。其心所善兮,虽九死而无悔。其力所穷兮,倾一生而追寻。

襟怀社稷为苍生,天降大任于斯人。娴于辞令兮,出则接遇于宾以应诸侯。明于治乱兮,入则议事与王以出号令。主纵横捭阖联盟抗秦兮,推怀王登盟主地位。倡修明法度整饬朝纲兮,助楚国变日异月新。为民请命兮,指点江山。替天行道兮,叱咤风云。秦王视之为劲敌,齐王望之为重臣。

胸藏沟壑以情激荡,腹有诗书而气温文。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展《楚辞》之文采,抒极致之深情。领诗歌之风骚,传妙曼之神韵。舟唱《九歌》兮,情荡七泽之际。雁惊《哀郢》兮,声断三湘之滨。悬辞赋于日月兮,令诗仙惊叹。寄浪漫于情怀兮,遍四海闻名。汉武帝为之倾倒,司马迁步其后尘。历千秋诗坛还精彩,引无数鸿儒竞销魂

无欲则刚兮,壁立千仞。存志高远兮,义薄天云。傲骨凌峰兮,松屹山顶。雄才盖世兮,鹤立鸡群。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仙风道骨,火眼金睛。出污泥而不染,脱世俗而超尘。众人皆醉伊独醒,举世皆浊伊独清。怀瑾握瑜兮,不为五斗米折腰。披肝沥胆兮,甘为孺子牛俯身。器宇非凡兮,青云衣而白霓裳。威武不屈兮,举长矢以射贼臣。商女焉晓黍离之恨,燕雀安知鸿鹄之心。大丈夫独具磅礴大气,真君子不屑势利小人。

盖闻:木秀于林兮,风必摧之。堆出于岸兮,流必湍之。春雨如膏,农夫喜其润泽,行人恶其泥泞。秋月如镜,佳人喜其玩赏,盗贼恨其光明。势不两立兮,正义与邪恶。水火难容兮,坦荡与险阴。特立独行负于庸俗,仗义执言迕于昏君。

是故:谗人间之兮,信而见疑。奸佞陷之兮,忠而被谤。众女嫉之蛾眉,谣涿谓之荡淫。

呜呼!万死不辞兮,尽忠有志。百折不挠兮,报国无门。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欲干不能。拯家国于垂危,纾百姓之苦难,欲罢不忍。

哀哉!满腔热血满腔愁,一曲离骚汨水流。忧国忧民忧社稷,怀沙怀楚愿孺牛。大恩未谢心先碎,壮志无酬恨不休。报国无门空自怨,安可皓白蔽尘浮。

盖因: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是以:求才若渴兮,诸侯渐盛招贤纳士。天下纵横兮,士子日趋暮楚朝秦。良禽择木而栖,贤才择主为臣。佐秦崛起,商鞅变法。助秦称霸,张仪相秦。

然则:南方为橘北为枳,一方水土一方人。以其之材游诸侯,何国不容。身在汉北心在郢,竭尽忠诚。各国竞相争取,屈原概莫动心。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忠臣岂吝割股奉君。宁为玉碎兮,赴湘流葬于鱼腹。不为瓦全兮,以皓白蒙于俗尘。惊天地,泣鬼神。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生当谓人杰,死亦为忠魂。赤胆与日月相映,忠心共山河并存。

观夫:不经朔风彻骨寒,焉得梅花扑鼻香。演《周易》兮,缘文王被拘禁。作《春秋》兮,由仲尼受囚困。赋《离骚》兮,因屈原遭流放。厥《国语》兮,於左秋遇失明。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辞二十首,盖由三闾落难之所沉吟。江必出三峽,始惊其浩瀚。人必经苦难,方叹其圣人!

善哉!千古绝唱兮,秭归屡屡。高山流水兮,知音频频。祭奠故人兮,万众年年。崇拜英烈兮,百姓纷纷。

妙哉!缥缈之韵兮,化缕缕粽香沁人心脾。凌云之志兮,敲声声鼓点摧人奋进。浪漫之趣兮,促骚体楚辞蔚然兴起。高雅之风兮,助阳春白雪悄然流行。

幸哉!屈祠香火兮,时时延续。民族气节兮,代代传承。文天祥傲然风骨兮,便元世祖也敬仰。杨靖宇凛然正义兮,纵倭贼寇也佩钦。圣贤高风兮,已然升腾为民族之魄。圣贤亮节兮,已然凝聚成中华之魂。浩气如斯,夫复何求?文化于此,精彩绝伦!

古柏参天,掩五千秋苍劲。黄陵坐地,傲八万里风云。辉煌一点缀绿麓,紫气中来耀红尘。

惟天之骄子,叱咤风云。知周万物,为人文之初祖。道济天下,乃神州之圣灵。开龙裔之纪元,功著千古。奠文明之肇基,泽被万民。

征诸侯之师,训熊罴之兵。绝辔荒蛮,平部落相侵之祸乱。涿鹿中原,成天下一统之太平。融炎黄之氏族,铸华夏之灵魂。

黄帝击鼓摧征,黎元奋楫笃行。开刀耕火种之先河,兴农牧于荒野。别茹毛饮血之原始,启愚蒙于混沌。围沧海以垦桑田,绩丝麻而制衣巾。筑台榭以避风雨,艺五谷而抚黎民。建舟车以便交通,创医学而作内经。造文字以纪事件,兴礼乐而促安宁。播仁风于九域,孕悠悠礼之邦国。施慈恩于百姓,育泱泱龙之传人。

凡五千年,举国同宗,历朝而祭。汉武帝顶礼膜拜,率十八万将士。唐代宗扩建园陵,历二余载光阴。宋仁宗植千柏,诚惶诚恐,明太祖塑圣像,必恭必敬。孙中山尊题颂诗,敬撰祀文。承轩辕之宏愿,启华夏之征程。

始祖神灵庇佑,血脉世代传承。四海赤子血荐轩辕,五洲华人梦寄昌盛。瞻丰功伟绩谨尊先辈,展宏图伟业还看今辰!

注:日前坐海船过零丁洋,亲眼目睹了仰慕已久的、因南宋爱国诗人文天祥著名诗篇《过零丁洋》而出名的零丁洋,感概不已!

珠江出海之处,港澳之间宽达50多公里的浩瀚的零丁洋,波澜壮阔,洋面上一桥飞架气势如虹。桥上车流如织,桥下千帆竞发、百舸争流,巨形国际客、货海轮星罗棋布、穿梭来往,好一派繁忙景象。

此种景象与文天祥笔下的零丁洋偏僻遥远、孤苦伶仃、苍桑凄凉的形象形成了鲜明对照与强烈反差,不由得令我极度震憾与深深感慨 : 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