奠定闻捷诗坛位置的首部诗集《天山牧歌

1955年的3月份,《人民文学》发表了闻捷的组诗《吐鲁番情歌》,组诗《博斯腾湖滨》、叙事诗《哈萨克牧人夜送“千里驹”》、组诗《水兵的心》《撒在十字路口的传单》又相继在该刊发表。

1955年上半年的某一天,《人民文学》诗歌组收到一组诗歌的自发来稿,作者署名是闻捷。“闻捷?闻捷是谁?”诗歌组的编辑都不知道。但是品读作品,编辑们欣喜地发现,这组诗抒写建国初期新疆少数民族人民的新生活,构思新颖,语言鲜活,画面优美,感情淳朴。这位闻捷,应该是一位已经有了长期创作准备,具有较好创作基础的作者。编辑部决定,立即发表。

当时《人民文学》诗歌编辑组的组长是老诗人吕剑,他后来回忆说:“我们那时一般不大直接约作者晤谈。但我有点按捺不住了,立即按照稿后的通讯处发信相邀。地点:新华社。真名:赵文节。”过了没几天,闻捷应邀来到杂志社,这一年闻捷虚龄33岁。

不仅仅是吕剑和《人民文学》诗歌组的编辑们,闻捷的老朋友、著名诗人李季看到这些诗作后也非常惊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李季后来有过动情的回忆:“1955年春天,那时,我从玉门刚调到北京工作不几个月,好像他也是从新疆调回新华社工作不久,我们见面交谈的机会,又多了起来。有一天,他突然交给我一叠诗稿,要我帮他看看,可不可以发表。我当场就一首一首读了起来。怎么会忘记我那时的惊喜心情呵!还没读完,我就欣喜若狂地用双手把他抱了起来,喃喃地说:‘多么好的诗呵!你这个精灵鬼,什么时候写的?怎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对我还保密呀!’”(李季《清凉山的回忆》)

第二年,闻捷的第一本诗集《天山牧歌》问世了。《天山牧歌》,作家出版社1956年9月北京一版一印,责任编辑是陶建基。诗集开篇是一首《序诗》,闻捷用诗的形式说明了自己创作的动因和动力,阐明了创作这些诗歌的指导思想。《序诗》之后共有诗作六辑。

第一辑:组诗《博斯腾湖滨》,描写的是和硕草原上蒙古族牧民的新生活。第二辑:组诗《吐鲁番情歌》,集中描写了尔族青年男女在新时代的劳动场景和爱情生活。第三辑:组诗《果子沟山谣》,描写的对象是哈萨克族的青年男女。第四辑:组诗《天山牧歌》,描写的是生活在天山草原上牧民的新生活。第五辑:《散歌》,这一辑收有九首诗歌,内容集中在表现新疆各民族人民的新生活新面貌方面。第六辑:叙事诗《哈萨克牧人夜送“千里驹”》,闻捷用诗的语言,酣畅淋漓地表现了哈萨克牧民在好马面前不为利益所动的品格和对诚挚热爱的情感。

《天山牧歌》一出版,就以其鲜明的特色在文艺界和社会上引起了良好的反响,使它成为新中国建国十七年间最有影响力的诗集之一,闻捷也成为一位享誉文坛的诗人。

细究《天山牧歌》获得成功的原因,从根本上来说,在于闻捷在解放初期这一特定的历史阶段,敏锐而精准地把握、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诗歌美学,歌颂了新的时代精神,使他的作品呈现出一种新的风貌,新的特质,赢得了新时代读者的喜爱。

《天山牧歌》的新,突出地表现在题材的选择上。这些诗的题材有两个独到的方面:一是描写了新疆地区少数民族人民的新生活,充满了边疆地区的独特风情;二是抒写了新时代年轻人在生产劳动中全新的爱情生活和爱情观,内容健康,格调高亢,情感活泼,诗境优美,很有艺术感染力。

在具体的写法上,闻捷也充分地展现了他的独到和优长。诗歌是一种文学体裁,它的本质在抒情,但每一个优秀的诗人,其创造诗歌形象(意象)的方式,其抒写情感的手法又应该各不相同,这样才能够体现独创性,才能够具有个人风格。对于闻捷而言,他创造诗歌形象的突出特点是以人物为中心,他重视叙事,重视情节,重视写人物的活动场面和人物的对话,用这些来构成他诗作的形象要素,并在此基础上表现内容,抒发情感,读来让人感到真实、亲切,如身临其境,在场感极强。

在发挥题材优势方面,闻捷也重视对新疆这一多民族地区丰富的民间文艺营养的吸收,对民族风情、地域特色的刻意展现,打猎、赛马、宴客、婚礼、舞会,风情浓郁,诱人神往;草原、湖泊、山沟、牧场、果园,画面秀美,色彩明丽;对这些独特的题材,闻捷进行了充分细致的描写,并借此强化了诗作感情的抒写和内容的表达,使他的一曲曲“牧歌”显得魅力十足,美不胜收。

《天山牧歌》的成功,既是闻捷辛勤劳作,刻意追求的收获,更是生活给予诗人的丰厚馈赠。1952年,闻捷担任了新华通讯社新疆分社的社长,作为一名记者,他深入基层,走遍了新疆的山山水水,接触了解放以后过上新生活的各族人民,他说:“生活,生活在召唤啊!我漫游沸腾的绿洲和草原。”“白日我和年轻人一同劳动……月夜我听老艺人弹唱古今。”“我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处处看到喷吐珍珠的源泉。/记载下各民族生活的变迁,岂不就是讴歌人民的诗篇?/热血在我的胸中鼓动,激发我写出了所闻所见。”(《天山牧歌·序诗》)无疑,是每日里和基层人民的接触,是和各族人民共同的劳动和生活,给闻捷提供了丰富的创作源泉,激荡了闻捷炽热的诗心,触发了闻捷不尽的创作灵感。而他,也没有辜负生活对他的滋养,他用他动人的诗笔,对这一段生活作出了最好的回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