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青年诗词论坛——金中诗词研讨会”成功举办

3月12日,“首届青年诗词论坛——金中诗词研讨会”成功举办。本次活动由西安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主办,西安交通大学国学社承办,西安交通大学侨联协办,青年诗词家吴翔负责外联,西安市诗词学会副会长刘白杨担任主持。活跃在陕西省的青年诗词家和西安交通大学爱好诗词的学生近30人参加论坛。

本次论坛围绕金中的诗词作品进行研讨。金中现为西安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西安交通大学侨联秘书长。1994年以即将赴日本留学为契机开始作诗,此后在海外独自探索世界文学背景下的中华传统诗词创作。曾创立西安交通大学“国学社诗词班”,义务辅导大学生诗词创作。2010年起开设全校通识类选修课“中华诗词创作与鉴赏”。2013年出版专著《诗词创作原理》《现代诗词评论》(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长期致力于诗词的创作、评论、朗诵、国际交流与社会普及活动。

论坛从当日下午两点半正式开始。在主持人刘白杨致辞之后,金中介绍了论坛的举办宗旨并朗诵了其在今年2月创作的6首诗词新作。“青年诗词论坛”由刘白杨、金中、吴翔等人提倡发起,旨在为广大青年诗词爱好者提供聚会交流、切磋诗艺的平台;推动诗词研究的理论建设,提升诗词评论能力;努力营造敢于指出不足、畅所欲言、求真务实的互评氛围;甄选并打磨青年诗词爱好者的代表作品,为编纂《陕西青年诗词选》提供基础性资料;同时培养新一代诗词爱好者,提升陕西诗词在全国的地位。

上半场首先由刘白杨以“金中诗词的现代特性”为题作正式发言。指出金中诗词中大量使用了现代词汇、外来语及现代语法,表现的现代题材丰富,其留日诗词中几乎没有落入古人窠臼的作品。诗作中洋溢着健康向上的积极情感。此外,金中诗词关注了标点符号的使用。

《延河》杂志编辑代鹏飞以“诗词在新时代如何飞入寻常百姓家——谈金中诗词的平民性和前卫性”为题作了发言。认为金中诗词中缺少传统古诗词的浅唱低吟和沧桑感,更多的是一种新时期的、充满新元素的诗词。着重分析了金中《车中》诗中的“方向盘”和《别离》诗中的“马路”“红灯”等词语,认为金中诗词具有反对传统诗词的束缚感,反对瓶装的复制感,反对遵循古人的屈从感,在内容上自由奔放,有年轻人的激情和热情,不失时代生机勃勃之感。

西安诗词学会副会长牛国良以“金中诗词形式上的几个特点”为题作了发言。指出金中诗词大量使用现代词汇和外来语,描写的题材广泛,诗词洋溢着奔放、积极、渴望建功立业的豪情,在节奏上也有所创新,诗作中运用了现代标点符号。

接下来金中宣读了陕西诗词界前辈魏义友先生给其私人邮件中的诗评,并介绍了早川太基的评论文章概要。

魏义友中肯地指出金中的诗词新作不如旧作,新作25首总体上诗意平凡,题材琐碎,存在选材不佳、炼意不够、形象缺乏、音韵混乱这四个病症。诗作中赋多而比兴少,豪言壮语多而意境营造不够,创新有操之过急之嫌。《戊子年初闻南方低温雨雪冰冻》(“渐近年关又雪花,坐拥炉暖品瓯茶。遥知多少天涯客,驿路徘徊未到家”)一诗中,“瓯茶”的“瓯”是废字,该作以自己生活的优越反衬天涯客困苦,从而表现关心同情的构思是无力的。

早川太基是日本当代青年诗词家代表,现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主攻宋诗。他为本次论坛特意发来了使用汉语文言撰写的《金中东游诗论》一文。指出金中诗词同他留学日本的经历密切相关,将其诗风称为“金中体”,具有“立意独步,兼以气韵相胜”的特点。不过,部分作品失于打磨不够,例如《初恋》中的“触肤胸底敲金鼓,分手心头奏乐章”一联近乎合掌;“采他青翠宽柔叶,遮你白皙赤裸身”(《原初》)、“谈笑罗裙君意醉,详端玉貌我情衷”(《与人会于银座三爱大楼顶层咖啡厅》)等“皆对法简朴,类物陈列,韵味疏宽,难称精妙”。《致屈原》《群山》等诗作中的英语表达,则属于“费心血而类谐谑”。

休息间隙参会者到位于交大东亭的白居易雕像前合影,感受了校园的盎然春意及浓厚的唐诗底蕴。

论坛的下半场首先由渭南高新区小学教师刘泽宇以“古典诗词传承之路径,即诗词创作时代性如何成为可能——从金中诗词新作选25首谈起”为题作了发言,这是刘泽宇继六年前撰写《狂飙一扫颓唐调——金中博士留日诗词集的艺术特色》一文后,关于金中诗词的第二篇评论。针对金中的诗词新作,刘泽宇认为其优点在于具有一定的题材开拓意识,其中个性鲜明的语句较多,具有强烈的创新意识。其缺失在于有的诗作完全抛开了传统的表现手法,散文化句式使用过多,部分词语生硬,表现现代人情感的手法薄弱。诗词无法割裂传统,创新要循序渐进。诗词的气格、审美须符合传统规范,让人能读出中国诗词的味道。此外,刘泽宇主张作诗当遵循平水韵,反对金中使用新韵的作法。

终南诗社顾问王贵以“读金中老师作品印象”为题作了发言。认为在金中诗词中,《噩梦》和《哀纤夫》语言简洁富有张力,《别离》《荷塘》将生活细节入诗,《观梅》《前缘》托物言志,《裸体纤夫词》表现了对底层劳动人民的关爱。而像《群山》中“北美群山呼唤我:‘Come here! Mr.Jin!’”这样的英语表达给人以怪异的感觉,使诗词变了味道。《域外三章》三首的结尾两句直白,缺乏诗意。此外,王贵指出金中诗词存在炼字不足之处,诗须有含蓄,耐得住品读回味,有必要处理好“文”与“质”之间的结合。

吴翔以“意境分析在现代诗词评论中的应用——试比较金中绝句《噩梦》与《冲锋》的暴力美学”为题作了发言。认为金中诗词中使用新韵、语言散文化、题材描写新事物、展现新思维等都不是问题。中国传统诗学中所谓的“无言之妙”具有逻辑性,但缺失明确的方法论。王国维提出的“境界”一词取义过广。吴翔根据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所表述的时间、空间、生命感受之三个维度,作了“意境=时间×空间×生命感受”的定义,并运用这一公式详细分析了金中的《噩梦》与《冲锋》两首绝句,指出前者明显好于后者。

之后,西安交通大学国学社社长、能动学院研究生郭宇航介绍了西安交通大学国学社的诗词活动,表演了周邦彦《苏幕遮燎沈香》和苏轼《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两首词作的吟诵。

西安交通大学理学院研究生张睿以“金中诗作的能量曲线” 为题作了发言。该文将诗作的能量曲线在三维坐标图上作了直观描绘,并以此分析了金中的律诗《癸未全国非典流行感赋》,认为该作的思维是流动的,描写的事物广,感情层层递进,具有强大的能量。 张睿的论文以数理式思维分析诗词的方法令到会者有“脑洞大开”之感。吴翔提议和张睿合作进一步探索评价诗词的数学建模。

正式发言结束之后,金中介绍了对读者选诗情况的统计结果。共有18位读者对自己心目中认可的金中诗词佳作进行了投票。从统计来看,读者投票所涉及的诗作范围较广,集中得到多数票的作品不多。部分诗作争议较大,不同读者完全持赞否相反的观点。得票中,绝句以《海波》《车中》为多,律诗以《前缘》《致屈原》《无题(无声呼唤问谁伦)》《扶桑抒怀》《前世》《狂吟》《留日追怀》《自勉》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