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春天以诗为伴

今年过完元宵节还没出正月,我的身体便像一架老机器一样不断出毛病,从公历二月下旬到四月下旬,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经常处于虚脱状态,每当外出活动回到家,就瘫在床上不愿动,我常常在孩子上学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干,白天又睡不着。与此同时,中午不觉饿,只吃一点东西即可,近似每天三顿饭却少吃一顿饭的量,可人一点也不见瘦,真是奇怪。

在这段意外而特殊的日子里,我的意志力发挥了很大作用。独自照顾孩子的我,必须撑住,该干什么仍旧干什么,例如,接送孩子照常进行,走在街上,没人能看出我是一个病人。

然而年初的写作计划被耽搁了,最糟糕的是,每当想写东西的时候,就会觉得思维僵化,全身难受,只好再躺着去。这样的情形,对我来说是前所未有。如此行尸走肉般活着是我无法忍受的事情,于是,我开始自觉加入某平台每天至少写一百字的日更挑战,以此来督促自己在没有任何写作状态时能坚持写点东西。

我选择了写短小的诗歌。在许多有气无力的时刻,我靠在被子上,直接在手机上写,而以前,我根本没有在手机上写作的习惯,如今是迫不得已,只能怎么方便怎么来。从公历二月二十八号起,我开始了日更小诗的历程。我对女儿说,在没有灵感的情况下,我这不叫“作诗”,叫“编诗”,以至于女儿在晚上完成作业后,会提醒我说“妈妈你今天编诗了吗”,以防我漏掉写作任务。

无论感觉如何困难,我都在坚持日更小诗。不过在该平台上显示的日更天数,还是少了一天,因为有一天我写的小诗忘了点击公开发布,属于私密状态,居然不算数,幸好有复活卡,可以继续给算日更天数,否则就归零了,但这样一来,平台显示的天数就比我实际坚持日更的天数少了一天。

除了“五一”那天,因为忙家务活太累没写小诗之外,我都是每天至少要写一首小诗,偶尔一天能写两三首,所以没写的那天也照常发了诗歌。这样强迫自己在不良状态下写东西,显然不能指望能出佳作。我安慰自己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假如我写三百六十五首小诗,能写出六十五首过得去的作品的概率还是很大。

坚持写小诗还写出来一个意外收获。在三月下旬的时候,有一天偶然发现了中国诗歌网,我随手注册上,发了自己的小诗上去,过了些日子登录去看,发现自己成为了该平台绿V认证诗人,于是积极性就来了,后面经常发些诗歌上去,便成了中国诗歌网蓝V诗人,据说这是表示有发展希望的诗人的意思。

转眼到了春末,在公历四月二十八号那天中午,我突然觉得很饿,从此恢复了正常食欲,整个身心状态随之好转。再回首这段一个人因备受煎熬而苦不堪言的日子,我庆幸自己一直在努力“编诗”,否则我会特别遗憾虚度了整个春天。因为我并不是在每一天严格地只写一首诗,所以日更天数不等于我的实际作品数,我还没有细数自己究竟写了多少首诗歌,粗略估计到立夏前一天,应该写了七十首左右。

就这样,我凭借意志熬过了2019年的春天,凭借意志继续照顾着孩子的生活,凭借意志写了七十首左右的诗歌,后来还勉强坚持了我每周一篇解读金庸小说或《红楼梦》的系列写作。

之所以在今春出现这样的体弱状况,或许是进入更年期的变化反应,或许是自2017年以来在更加努力的写作过程中承受着某些精神压力所导致的恶果,或许两个原因兼而有之。

在告别春天,迎接夏天来临之际,我蓦然发现:眼前并不等于苟且,日常并不输于远方。所谓诗意和远方的根,就在貌似平凡的日常生活里。这是我坚持写小诗的又一意外收获。

关于写诗,我也有了些浅薄的想法:文无定法,诗无定局,只要心中有诗意,就可以在诗歌写作方面大胆摸索,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完全可以不拘一格。至于读者怎么看,喜欢不喜欢,且顺其自然。

告别2019年春天的时候,虽然叹息自己年初的写作计划没有实现,但是我总算没有完全辜负这段时光,用诗意拯救了自己的生活,用诗意驱逐了往事的阴影,用诗意充实了内心世界。从此,我就把日子过成诗,让诗意点缀我再简单不过的生活。以诗为伴,穷且益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