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传播、研究中的若干“之最”

诗词既是现代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画卷,又是心路历程的真实写照,达到了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完美的艺术形式的高度统一,形成了雄浑、豪放、壮丽、优美的艺术风格。臧克家曾说:“诗词是个永远说不尽的课题。”诗词广泛传播与普及,陪伴了几代中国人的成长。本文撷取了半个多世纪以来诗词传播、研究过程中的若干珍闻、要事和重要成果,以期加深人们对这种蔚为壮观的文化现象的理解和认识。

1915年1月,日本政府提出企图独占中国的“二十一条”。5月7日,又提出限四十八小时内答复的最后通牒。5月9日,袁世凯悍然接受了除个别条款外的全部要求。消息传出,举国上下纷纷集会反日讨袁,并将5月7日作为国耻日。

1915年夏,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集资刊印《明耻篇》,揭露日本觊觎中国以及袁世凯卖国的罪行。在该册子封面上愤然题写《四言诗·〈明耻篇〉题志》:“五月七日,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语言简练,铿锵有力,报国之志跃然纸上。这是迄今所见最早的一幅诗词手迹。

二十世纪中国,鲁迅是文学家,是革命家。曾不无遗憾地说:“五四时期在北京,弄新文化的人,我见过李大钊、陈独秀、胡适、周作人,就是没有见过鲁迅。”但是说:“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他们之间精神联系的纽带是冯雪峰。冯雪峰是现代著名诗人、文艺理论家,1928年1月,经柔石介绍与鲁迅交往,成为鲁迅的忠诚学生和亲密战友。1934年1月,冯雪峰到了江西瑞金,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冯雪峰告诉,鲁迅读了创作于井冈山时期的几首诗词以后,认为有一种“山大王”气概。听了不禁“开怀大笑”,颇有一种知遇之感。这是鲁迅对诗词的唯一评论,也是迄今为止所见有关诗词作品最早的评论。

1936年7月,埃德加·斯诺进入陕北苏区采访。多次与他彻夜长谈,还把长征诗抄录给他。1936年10月底,斯诺回到北平,把采访手记在上海的《大美晚报》《密勒氏评论报》《每日先驱报》《太阳报》等报刊上陆续发表。1937年初,他把这些英文稿提供给了燕京大学学生王福时。王福时和时任斯诺秘书的郭达、燕京大学学生李放等人,将其译成中文,汇编成《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于1937年4月在北平东方快报印刷厂秘密出版。此书除了从《亚细亚》杂志上翻译过来的一位美国经济学家有关川陕苏区的三篇见闻外,其余内容都是斯诺的文章和访谈。在该书的封三上,以《所作红军长征诗一首》为标题,刊登了《七律·长征》一诗的手迹。在《——苏维埃的台柱》部分,斯诺写道:“关于这次长征,他写了一首古典的诗。”这是有关诗词最早的文字记载,《七律·长征》一诗也是最早非正式发表的诗词。

1937年10月,斯诺的英文著作《红星照耀中国》由伦敦戈兰茨出版公司出版。1938 年2 月,上海抗日救亡人士胡愈之等人以“复社”名义集体翻译、出版《红星照耀中国》,更名《西行漫记》。在该书《长征》一章,斯诺写道:“我把主席关于这一六千英里的长征的旧体诗附在这里作为尾声,他是一个既能领导远征又能写诗的叛逆。”《七律·长征》成为最早在国外公开发表,然后转回国内公开发表的诗词。

新中国成立伊始,傅抱石将形象生动的诗词移植到画作中,形成独具特色的国画风格。

1950年9月20日,傅抱石尝试性地创作了《〈清平乐·六盘山〉词意图》,以山坡上若隐若现的红军队伍、远处一群南飞雁来点明题义。这是傅抱石平生第一幅诗意画,也是诗词最早的诗意画。此后,傅抱石创作了一二百幅诗意画。其中最著名的,要算与关山月联袂合作的悬挂在人民大会堂的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半个多世纪以来,国内几乎所有知名画家,如刘海粟、李可染、吴作人、关山月等,都曾创作诗意画,成为中国画坛的一大亮点。

1956年下半年,中国作家协会决定创办《诗刊》杂志。主编臧克家、副主编徐迟想在在创刊号上发表流传已久的诗词。他们给写信,并附上了传抄的《沁园春·雪》等八首诗词,请求审正。1957年1月12日,给臧克家等人回信,欣然表示同意。他对八首诗词认真作了校订,又增加了十首作品。

1957年1月25日,《诗刊》创刊号以《旧体诗词十八首》为总标题,发表了的十八首诗词,同时还发表了致臧克家等人的信件。这是第一次集中公开发表诗词。《诗刊》发行当天,许多读者一大早就冒着严寒到王府井大街新华书店和杂志门市部前排队购买,五万册《诗刊》很快售完。编辑部收到的读者来信堆积如山,《诗刊》又加印了五千册。

《诗刊》创刊号发表《旧体诗词十八首》,在全国引起轰动。1957年10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由臧克家讲解、周振甫作注的《毛主席诗词十八首讲解》一书。该书选入臧克家1956至1958年所写的《雪天读毛主席的咏雪词》等五篇文章,对十八首诗词作了通俗讲解。周振甫为十八首诗词作了一百三十三条简洁注释。1958年出增订本时,更名为《毛主席诗词讲解》,至90年代中期,累计发行一百二十万册。本书采用的“注释”“讲解”体例,开了毛诗解读版本的先河。它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的诗词研究成果,为迅速传播和普及诗词发挥了巨大作用。

《诗刊》创刊号发表诗词,也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1957年9月,苏联出版了由六位顶级汉学家集体翻译的《诗词十八首》俄文版。该书系苏联线期,书中有的十八首诗词,还有给臧克家等人的信。著名汉学家尼·费德林为这个俄文版写了长达六页的后记,从时代背景去深刻阐释诗词的革命精神与历史意义。这个俄文译本是最早公开出版的诗词外文版本,发行量高达十五万册。1957年11月,苏联外国文学出版社还出版发行了一本精装版《诗词十八首》。在随后的两年中,苏联还分别出版了乌兹别克、吉尔吉斯、爱沙尼亚、布里亚特等十多种文字的不同版本。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几年,中苏关系曾一度处于“蜜月期”,出现这种盛况绝非偶然。

《诗刊》发表十八首诗词后,人民文学出版社以此为基础,增补1958年发表的《蝶恋花·游仙(赠李淑一)》(即《蝶恋花·答李淑一》),于1958年7月出版《毛主席诗词十九首》。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本诗词集。1958年9月,文物出版社又以此为蓝本,出版了线装木刻大字本《毛主席诗词十九首》。该书没有标点符号,并去掉了《蝶恋花·答李淑一》中的“编者注”。1958年12月21日,在广州阅读文物出版社的大字本。他在该书第一页《沁园春·长沙》天头、地脚的空隙处,写下约250字的“批语”。批语说他的诗词发表之后,“注家蜂起,全是好心。一部分说对了,一部分说得不对,我有说明的责任”。随后,他又在书眉上写了十二条批注。这便是《在〈毛主席诗词十九首〉上的批语》一文的由来。

《诗刊》发表诗词后,时任英文刊物《中国文学》的负责人叶君健认为“应该尽快在刊物上发表这些诗词的英译”。他跟“毛选翻译委员会”联系,希望他们能提供译文,但没有下文。叶君健在外文出版社英文组负责人于宝矩的帮助下,将十八首诗词译成英文,刊登在1958年第3期《中国文学》上,署名为安德鲁·波义德。当时发表对外宣传的译文往往都不署国内译者的姓名。

因为于宝矩发挥了不少作用,1958年9月,外文出版社出版《诗词十九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