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评丨刘书林:诗言志亦言理

《穿行岁月之海》是张国祚教授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第二本诗集。国祚是我的老朋友,我喜欢读他的诗,由人而诗,印象格外深。

《尚书·舜典》曰:“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诗歌的魅力在于短小精悍、朗朗上口、容易流传。中国古代许多不朽著作都有诗的品味。《道德经》《庄子》等经典便是如此。更不须说《诗经》和屈原的《天问》《离骚》《九歌》等诗歌名著。现代社会随着智能手机、微信及短视频的出现,人们越来越不愿意看空洞冗长呆板的文字了。以时事政治为题材的诗歌会不会出现新的繁荣?《穿行岁月之海》题材十分广泛,涉及古代与现代、国内与国外的许多重要人物与事件,既是妙笔生花的诗作,也是富有哲理的评论。它的出版,似乎也是这种繁荣的先锋兆头。

国祚是理论家,也是诗人。如果不是理论家能够写出那样富于哲理的诗吗?好诗的作者未必都是学文学出身,主要取决于作者思想修养的深度和感情爆发的强度。思想境界到了那个程度,遇到感情激荡,自然就有好诗萌发。所以,国祚作为著名的理论家写出那么多好诗,也是情理中的事。

1992年“北京图书馆学位论文收藏中心”编印出版了一本《1981-1990中国博士学位论文提要》(社会科学部分),收集了我国实行学位制以来最初10年中700名获得博士学位人员的相关信息。“自然辩证法”专业最早获得博士学位的就是国祚,他的信息顺序编号是0111;我的信息顺序编号0338。我们属于同代人,都有吃苦受累的历史,意志也都比较坚强。从国祚《我的简历》一诗中,可以看出他的成长奋斗史:“衣袖露肘,鞋曝趾头,发竖圆脸,淘气汗流。少年蓬勃山寨头。”这是他的原初底色。“底层农民,劳苦身勤,屡挫不屈,志在青云。青年奋发好打拼。”这是他的青春历练。“高龄考生,不屑精英,铁杵磨针,锐气渐锋。壮年好胜自成风。”这是他的求学奋斗。“耳顺犹作,决不长坐,行成于思,调研不辍。云游讲学心胸阔。”这是他的云游讲学时代。“年逾古稀,更爱健体,为国育才,精心竭力。鼓励门生成大器。”这是培育后人的园丁时代。有这样的经历,心中肯定会有万卷诗作啊!

我见到国祚同志本人时,他已是中宣部理论局的“官员”了,那是在一次学术会上,他讲话不仅富有逻辑的力量,而且大是大非很清楚,没有回避现实问题的“外交辞令”。国祚曾受命组织“中国资深专家考察团”到俄、印、朝三国访问,写下《资深学者》一诗。诗曰:“学识功底深,言谈敢求真;昭昭使命感,忧忧责任心。宠辱皆不惊,淡泊志长存;处事循哲理,是非自能分。宽厚长者风,平易受人尊;谦虚能自律,品格贵如金。”这首诗既是对资深专家们的赞誉,又抒发了国祚为人为学处世的主张。

国祚的诗既能体现他的责任和担当,又都蕴含辩证哲理。《拜谒黄帝陵》一诗写道:“轩辕香火旺,后裔遍四海。每至清明节,祭祀皆朝拜。民族大团结,叛逆当制裁。蚩尤虽非正,子嗣无罪怪。我今谒帝陵,和合祈永在。”虽然蚩尤不够“正统”,但无疑仍然属于华夏民族的远古祖先之一。这样的评价就很客观。在《孔庙仰圣人》诗中,一方面赞扬“杏坛播雨,孔学成风”,同时认为“焚书坑儒,未断学统”。这样客观而公正,精辟而前沿,把孔学发展与秦统一中国的千秋大业摆平了。在《蒲松龄》一诗中,他以高度凝练的诗句评价了《聊斋志异》:“写妖刻鬼抒爱憎,刺恶讽贪憧美景。幻异曲折跌宕变,出神入化聊斋成。”这个评价很是精准到位。

国祚在诗作中,对党史重要人物和事件的评价既能与中央《决议》精神保持一致,又能融入自己的真诚情感和独到见解。他在《永远的主席》一诗中写道:“起步乡野,震惊寰宇。指点江山,深刻透辟。目光高远,谋略精细。胆识非凡,震慑强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诗词风雅,磅礴大气。谈吐幽默,无穷魅力。心念人民,终身与俱。”短短64个字,就把波澜壮阔的伟大一生准确生动地刻画出来,实在难得。在《韶山烈士陵园思》诗中写道:“润之思想深如海,功炳千秋传中外。毕生奉献无遗产,满门忠烈六亲台。而今瞻仰陵园碑,追思风范更感慨。多少狭隘负义者,数典忘祖失敬怀。”旗帜鲜明痛斥了“非毛”“反毛”的历史虚无主义观点。

国祚诗的另一可贵之处是敢于鞭笞不良现象。他在《炎帝陵》中写道:“入殿人烟少,商业气息浓。导游技巧高,兜售步步营。祈福皆有愿,谁忍囊不倾。圣地染铜臭,小贩吃祖宗。管理欠修德,有辱圣地名。”以幽默的诗句对炎帝陵管理中的变味现象进行了讽谏。在《青冢乱象》中,他写道:“青冢墓高功铭记,昭君香魂此安息。碑亭本供游客敬,摊贩横卧围满地。经商谋生属常情,破坏景致乃违纪。市场逐利惑人心,价值引领不可弃。”难得诗人责任之心,主人翁之情。

改革开放初期,面对历史虚无主义等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及“摸着石头过河”所带来的理论和实践的落差,在干部群众中存在对理论的厌倦和信仰危机。迫切需要深入浅出、清新活泼的理论读物解疑释惑、澄清是非。时任中宣部理论局副局长的国祚,组织专家学者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撰写了《干部群众关心的25个理论问题》,开启了广受欢迎的“理论热点面对面”通俗理论读物。《深与浅》这首诗就是这一理论盛事的生动而深刻的艺术写照:“灰色之树盼常青,真理晦涩无人听。对牛弹琴当自嘲,文风通俗势必兴。改革潮涌问题多,解疑释惑须共鸣。鲜活俊笔四海选,荟萃学者聚群英。呕心沥血苦推敲,二十五问倡新风。”这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诗歌回应。

国祚是位很受学生欢迎的教授。他在岳麓山安营扎寨,以文化软实力研究著称,办杂志,强马院;带博士,搞科研; “触电”社会主义有点潮,一场接一场的讲座、论坛近乎出现“稷下学宫”的生动场面。这里有湘江、橘子洲、爱晚亭、岳麓书院,人杰地灵。遥想当年,挥毫写下《沁园春·长沙》著名诗篇,“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真是千古绝唱!面对如此人文底蕴深厚的湖湘大地,岂能不诗兴大发?仅《穿行岁月之海》就收录以“岳麓”为主题的诗22首,而且不乏佳句。其中《爱晚亭》抚今追昔、教人学伟人之志:“暮春爱晚亭,风光景不同。峡内湖水秀,游人尽笑容。当年风雨急,此处聚群雄。少年恢宏论,终换江山红。”在《山坡羊·穿雾登岳麓》中写道:“漫天大雾,势吞岳麓。登山欣然依如故。目前睹,身后顾,同行不见无寻处。快乐攀爬行加速。兴也,向上不停步。奋也,向上不停步。”鼓励学生勇于争先,兴奋之情力透纸背。在《岳麓清晨爱晚亭》中写道:“野蛮身体敢挑战,迎风呼喊穿荒林。而今盛世谁知晓,成就伟业须壮魂。”鼓励学生以为榜样“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在《朱张渡思古》中写道:“文津道岸朱张渡,理学大师此往复。弟子门生追随众,城南隔江对岳麓。湘水滔滔流不尽,书院深深引关注。会讲佳话壮文史,千年学府当珍护。”作者追寻岳麓“经世致用”的思路,从湖湘的王夫之延伸到江苏昆山千灯古镇的顾炎武,在《顾园思贤》中写道:“经世致用学问深,万卷书破万里路。一代宗师思想家,明末清初三大儒。传统文化集精华,爱国名言昭千古。”所有这些诗无不蕴含着对莘莘学子的教育、启迪和鼓励。我一经品读,不胜感慨,情不自禁与国祚唱和七律一首:“穿越岁月大海洋,留下诗篇耐思量。走南闯北足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