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建华:诗歌让他活得与别人不一样——《洛夫纪念文集·诗歌卷》序

1988年夏秋间台海开禁,洛夫先生偕夫人首次返回大陆,在家乡衡阳探亲访友、祭奠父母。之后与几位台港现代派诗人结伴,壮游故国河山,行遍长沙、湘西、杭州、绍兴、上海、北京、桂林、广州、深圳,受到各地文学界朋友的热烈欢迎。《求是》杂志发表诗人叶延滨的纪行文章《漓江秋月夜》,《人民日报》发表诗人赵丽宏的诗歌礼赞《心中的树——致洛夫》,足见洛夫先生为两岸文化交流和破冰之旅所做出的贡献。

而洛夫的名字自此成为一个文化符号,频频见诸大陆各种报刊,并先后获得中国颇有影响的两项诗歌大奖:2004年6月,首届新诗界国际诗歌奖“北斗星奖”(终身成就奖);2015年5月,首届李白诗歌奖,奖金50万元,这是中国诗人迄今获得的最高奖额。2017年11月,适逢中国新诗百年庆典,全球华语诗人终身成就奖评选揭晓,自胡适、徐志摩、郭沫若、戴望舒、闻一多、艾青、冰心以降,洛夫排名第十五位,更在台湾诗人中排名居首,与上述诸位先贤的头像刊登在活动纪念册封面。

翌年3月17日上午,潇潇春雨中,我策划并受邀主持的《洛夫诗歌演诵集》首发式,在衡阳图书城隆重举行。洛夫先生发来视频表示祝贺并致谢忱,虽然神情有些倦慵,说话有些迟钝,但是看不出多么明显的病态。第二天中午12:28,我正与文友们在衡南县一个美丽乡村观赏桃花,突然收到洛夫先生的微线秒钟,开头的声音含混不清,只听其夫人在旁边说“好了好了”,猜测他是想给我说点什么——后来才知道,这是他发给人世间的最后一个微信。15个小时后,即3月19日凌晨3:21,九旬诗翁猝然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洛夫谢世标志着台湾现代主义诗歌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世界华语诗坛和中国文化界、文学界的重大损失。由于他是一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诗人,也是一位知交相识满天下的诗人,文化之旅曾经遍及世界各地,并连续不断地开展丰富多彩的中华艺文活动,所以迅即引发全球追思哀悼之潮。

3月21日,世界诗歌日。由我和衡阳市作协主席陈群洲牵头组织,湖南衡阳文学界百余位作家、诗人及洛夫衡阳3所母校校长、省市十来家媒体记者,手持黄色的菊花,沿着洛夫当年读私塾和小学的山路,汇聚衡南县相市乡托塘村燕子山洛夫旧居,深切缅怀从这儿走出去的世界华文诗坛泰斗。新华社、中新社、人民网、光明网、《人民政协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中央权威媒体和《南方周末》《新京报》等媒体,《湖南日报》《潇湘晨报》《湘声报》《长沙晚报》《衡阳日报》等省市主流媒体,融媒体新湖南客户端、红网时刻和中诗网、中国诗歌网,台湾、香港地区及加拿大、美国、新加坡、菲律宾等,均及时报道了这个全球首场追思会。湖南省诗歌学会微信公众号推送专题《诗魔洛夫逝世,家乡山河同悲》,发布湖南各地诗人悼念洛夫的诗作及活动信息。22日,《衡阳晚报》推出“诗魔的乡愁·纪念专版”。23日,《湖南日报》湘江周刊发表我的散文《在涛声中呼唤你的名字》。24日,《衡阳作家》推出厚达90页的“纪念洛夫先生专刊”。25日,《衡阳日报》文化周刊头版整版配图再次发表我所撰《诗魔洛夫的乡情》,新浪网首页推送凤凰卫视节目主持人许戈辉采访洛夫视频《追忆洛夫:我的人生经过了两次流放》。就在同一天的上午,加拿大多伦多湖畔书院院长古土(陈畅鸣)率众举办“洛夫诗歌朗诵赏析追思会”。下午,衡阳诗歌学会、迴雁诗社主办“因为风的缘故——悼念洛夫先生专场诗歌朗诵会”;广东中山市文化界举行“你的名字已在千帆之外——洛夫先生追思会”;杭州纯真年代书吧女主人朱锦绣筹划出资,紧急赶印一本180页的《烟之外——纪念洛夫诗文集》,并邀请杭州市作协和《江南诗》等单位,联合举办“纪念洛夫诗会暨洛夫诗歌论坛”。

紧接着,北京、海南、深圳、上海、长沙、扬州、成都、南京等地,相继召开洛夫先生追思会,人们纷纷撰写新诗旧词与纪念文章,向一位漂泊海外却始终热爱祖国,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诗人,表达崇敬,寄托哀思。尤其是4月11日,洛夫先生火化当天,温哥华、中国台湾、杭州三地同步举行追思会,为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所未闻未见。台湾《创世纪》诗杂志与《联合报》《》及《香港文学》杂志,加拿大几家华文报纸的文学副刊,全国许多省市党报及各种刊物和新媒体,连续不断地发布洛夫殁后的各种信息。《衡阳日报》推出“诗心永寄·洛夫纪念专版”,《湖南诗人》推出“洛夫纪念专刊”,《湘江文艺》《威海文艺》《山东诗人》等相继推出“洛夫纪念专辑”。嗣后,国家教育部主管的核心期刊《写作》2019年第7期,推介发表我整理的长达5万字《诺亚方舟:大洋彼岸的漂木——洛夫先生访谈录》。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华文文学评论》第6辑,一次性发表我撰写的3万余字《诗人洛夫哀荣志》。

就在这个举世同怀文化大师的时刻,作为其同乡后学、晚年挚友的在下甘某,脑海中一直萦回着沈从文先生的碑铭:“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故乡衡阳曾是洛夫先生念念不忘的地方,每每在关键时刻给予他以神奇的力量。《边界望乡》《河畔墓园》打动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再别衡阳车站》《又见衡阳老屋》《与衡阳宾馆的蟋蟀对话》更是具有一种灵魂统治力,将我的思绪不时拉回眼前的各种场景。最近30年来,洛夫先生偕夫人、子女回大陆二三十次,省亲访友,讲学传道,出席诗会,交流诗艺,举办诗歌朗诵会和个人书艺展。期间8次回到家乡衡阳,时间分别是1988年8月、1992年春节和2004年、2007年、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后面6次均在10月金秋时节,我和内子王锦芳均参与陪同接待)。他曾无数次挥毫赋诗:“为何雁回衡阳?因为风的缘故!”在魂牵梦萦的桑梓之地、父母之邦,洛夫先生用文学、书法和人格魅力,感染着一个又一个故乡人,留下了一段又一段故乡情。因此,我们决意为先生编辑出版一本纪念文集,并向海内外文朋诗友伸出橄榄枝,立即得到各界人士的热烈响应和推波助澜。

洛夫先生最初贻我墨宝:“澹然无极而众美从之。”这是庄子之语,现在想起来仿佛神谕。单就这本诗歌卷作者而言,有包括北京黄永玉、马誉炜、忽培元、查干,浙江黄亚洲、龙彼德、涂国文,辽宁宁明,青海刘大伟,河南张华中,广东丘树宏、耿立、张况,陕西沈奇、第广龙,甘肃王若冰、胡杨,山西贾真,山东马启代,江苏陈广德、庄晓明,湖南匡国泰、白红雪、胡勇平,香港秀实、杨慧思,台湾古月、朵思、李进文、苏绍连、杨平、刘正伟、牧羊女等等。他们当中既有世界艺术大师、中国作协原副主席、少将、国务院参事,又有洛夫先生的终生挚友,还有西北、东北偏远地区的知名诗人,真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旅居加拿大华侨差不多有六七十人写过悼诗赞词,包括冯玉、和平岛、郎莉、徐望云、刘明孚等。美国非马、张堃、少君、施玮等,以及泰国岭南人(符绩忠)、新西兰萧萧、新加坡舒然、菲律宾王勇、日本华纯、澳洲雪阳、德国呢喃等知名诗人,他们的中文诗歌写作,其实都有着不太一样的语境和抒情风格。他们以各自对于诗歌的虔诚,对于“诗魔”的景仰,将自己的名字与洛夫再度连在一起。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洛夫家乡的人们可真是热爱他啊!粗略数了一下,工作、生活在衡阳本土的,以及衡阳籍在海内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